分類
呢喃

2019年回顧

2019年回顧,走入牙醫、中醫、心理、靈氣等跨領域整合療瘉的契機與經歷。

清新雨後,即將起飛前的黎明。攝於吉隆坡

道之始

小時候在接觸書法、漢字、國語文時,對漢傳統文化感到親切與欣喜。尤其在家中發現《穴道自療法圖解精要》時,更開心地自我嘗試,開始對呼吸導氣有些經驗,也因此,對於道、陰陽、氣、經絡等更加感興趣。

怨親平等

高中讀蔣勳《大度・山》之【怨親平等】一文,看見京都宇治黃檗山萬福寺的僧侶,在二戰戰爭期間,走到瓦礫廢墟中,走到受傷需要幫助的人們身旁,他們收埋了死者的遺體誦經超渡,無論是中國的,日本的,韓國的,台灣的,都將屍體焚化摻合在一起,建塔貯藏。塔前立一座石碑,刻著「怨親平等」四個端正大字,內心讀音剛落,全身振動,愴然涕下,淚滴便落在書頁上,手都還來不及提舉拭去。

幼年易怒愛哭而被教育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的我,早已學會收斂情感與淚水,卻被這突如其來的感動震撼了,我打從心裡感受到一種壯闊的慈悲,在書桌前久久不能自已。

可是,才高中沒什麼社會歷練的我,為何對此有所共鳴?自己也想不通,自此對佛教有了種欽佩感。或許正是如此,高中畢業後便想瞭解佛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入手了于凌波《釋迦牟尼與原始佛教》後,稍稍瞭解了佛陀大約是個怎樣的人,佛教是如何形成的,至此就先擱著了。

僵直性脊椎炎

這些年對我影響最大的轉折點,大概就是大五下半年見習時,曾發作的虹彩炎(瞳孔睫狀肌發炎)與脊椎關節炎(僵直性脊椎炎)。

那時,左眼發紅、疼痛,幾天後嚴重到呼吸時鼻淚管都不舒服,跑去看眼科,以局部類固醇治療一個月左右才控制住。後續逐步確認 HLA-B27 抗原陽性,而且那段時間全身正處於高度發炎狀態,時常腹瀉,還有僵硬的身軀要在早上爬起來非常困難,又繼續吃 NSAID 與免疫調節劑控制了好幾個月。

治療期間,幼時容易腹瀉、常有蛋白尿、足底發炎、膝蓋疼痛、腰背痠痛的狀況,從風濕免疫科醫師詢問過去經驗時,終於得到合理解釋,瞬間竟然有種原來如此、恍然大悟的感覺。國小、國中時家長也曾針對過足底發炎、持續蛋白尿等帶我諮詢過醫師,但卻都沒能幫上我。累積了這麼多年的慢性發炎,終於讓我有機會正式面對。

服藥控制的那幾個月,腹部常會莫名疼痛,那是一種和脹氣、拉肚子都不同的疼痛,還曾經半夜絞痛醒,自己私自停藥幾天後會改善。疼痛劇烈時真的完全沒有任何辦法,只能憶念觀音菩薩的聖名,作為最後的依靠。

曾和醫師反應過藥物之不適,但這已是目前最佳藥物組合,只能幫我安排檢驗是否有消化道問題。排除消化道問題後,還是請我領一樣的藥。我開始閱讀觀世音菩薩相關書籍,背誦《心經》,同時也逐步接觸一些佛教作品。當閱讀至東初老和尚《菩薩真義》時,我便發願追隨觀世音菩薩,在菩薩成道之前,願以我的能力、我的方式協助觀音救拔世間苦難。

重見氣的奧祕

等到控制穩定後,為了正常過生活就沒有再回診和拿慢性處方簽。一日,在書局亂逛時因緣接觸了丁天格《先天氣運動》,當時因為上臺簡報姿勢不良而疼痛的手腕,在自動伸展後竟然立刻恢復,令我驚奇連連,持續操作一段時間後改善了一些關節伸展問題,唯有左側髖關節、薦髂關節痠痛難以緩解。遂把曾讀到一半,由湛若水老師所寫《氣的原理》拿出來讀完,重拾了過去對於中國傳統文化「氣」的興趣。

畢業後,在PGY兩年訓練期間,施行治療之時常覺得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;如果遇到要值班,又覺得煩悶、擔心,害怕自己處理不來。即便我的診斷與處置都盡了最大努力,偶爾還是會遇到自己克服不了的障礙,或是做出自己不大滿意,或難以接受的結果。或許是教科書太理想,讓我對治療有很高的期待,當自己做不到時便無形之中產生很大的壓力。

開始工作後,很久沒有再做氣運動的我,也因為雙腳不平衡而使右腳發展出新的副舟狀骨症候群,只要多走幾步路、多站幾分鐘就會疼痛難忍。

靈氣療法與催眠

訓練結束前一個月,我在書局看到土居裕《靈氣療法:療癒的能量就在掌中》,發現對靈氣的描述和《先天氣運動》相同,很是驚奇。一番網路搜尋後,認識了教授直傳靈氣的林洲禾醫師,在學習直傳靈氣後,更體會了氣的奧秘。PGY訓練一結束,我便想要放空,什麼都不想做。

那時,只想接觸自己有興趣的事,包括氣與中醫、潛意識與心理學,還有想報考學士後中醫系。放空期間,幾乎整天都在睡覺,醒著的時間可能不到八小時,每當為自己試作靈氣,右腳掌、左薦髂關節都有非常強烈的刺麻痛感。此外,開始做湛若水老師設計的健身氣功十式保養身體,才慢慢恢復平衡。

一日,在書局讀到廖閱鵬老師所寫的《催眠聖經》,瞭解半夢半醒、氣功、禪定、前世回溯、催眠治病……,心靈運作都處於轉化意識狀態 (ASC),這又和李嗣涔教授寫的《科學氣功》內容能互相印證,我只能嘖嘖稱奇。

在書中案例看見人類潛意識的無限神奇,原來氣功、修定、催眠、超感知覺這些領域全都相通,唯有切入的角度與應用方式不同。幾個月後,為了張羅學費學習這類課程,又回到牙醫診所接一些診。

心理學與家庭治療

回到家裡住以後,畢竟整天看起來都在睡覺,也沒什麼在工作,當然免不了家長關切。家長帶著過去成長過程、社會經歷所受的委曲和傷痛,轉化成都是為你好的建議,指望我們能走向有社會地位、好賺錢的成功人生。

習慣採取指責與打岔應對姿態的家庭,越來越常爭吵,只要我們這一輩在自己的事情上想堅持自己的想法,就會落得「你只想到你自己,真是自私」的評價,以及「是不是我們應該什麼都不要管,讓你們自生自滅」的回應。我當然能理解家長們辛苦犧牲自己大半輩子,就為了讓孩子過更好生活的心,我也非常感謝過去的養育與栽培,才有今日的我,可是這不代表我們不該有自己的想法。

家裡最小的孩子都已經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三四年,我們這一輩早該完成心理學上的個體化,家長也早過了應該在所謂「叛逆期」要逐漸適應孩子獨立自主的階段。缺乏人我界限意識、不懂課題分離原則的家長們,由於我回到家裡無所事事,不管給什麼建議都想要堅持自己的關係,衝突與矛盾急速上升。

在閱讀李崇建《薩提爾的對話練習》後,才知道原來我們還能有不同的應對模式,而看到對話案例時,更驚訝這世上竟然有人可以這樣對話!這就是我所想要學的!報名了胡慧嫚老師「跟著薩提爾學自在」兩日工作坊,我在課程中看見應對姿態、冰山理論、家庭雕塑、發掘內在資源等是怎麼運作的,而慧嫚老師在課堂上的親切指導,以及看見我微笑時給予了洞澈人心的溫暖回應,我瞬間被觸動到,有種被理解與看見的淚在眼眶打轉。

心理學與諮商竟然有這樣的力量,我非常訝異與欣賞,對薩提爾學派有了極為深刻的體驗,試圖在家裡分享薩提爾,自己也嘗試練習。

去年,在中國醫藥大學上了醫師班的針灸課,也到臺北上了廖閱鵬老師的催眠課並得到催眠師認證,閒暇期間陸續讀了幾本基礎的心理學入門作品(阿德勒、薩提爾、榮格等)。

家庭互動在衝突升到最高點爆炸後,家長們或許開始體認到人人都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和看法,自己可以創造自己的人生,而有了轉變。在廖老師的課程中,體會了我、高我、大道之間的關係,這世界如因陀羅網彼此相映相連,甚至可說是無緣同體的;當我們遇見與他人相關的議題,若能從自己開始療瘉,世界同樣會回報你的改變。

古典針灸

今年,在張恆偉醫師的指導下,學習了五臟平衡針法、中藥。另外,在查一些針灸資料的過程中,發現潘曉川老師談中醫是門「氣化醫學」的經典中醫自洽體系,這又激發了我的興趣,想瞭解其論述和技術原理。因此學了針靈中級、藥精初級,才知道中醫古籍經典裡,有不少我們現在常忽略或弄不懂的細節,其實都真有其事,這又讓我驚異不已。

另外,在一些牙科課程中,學到顳顎關節症問題,可能與全身關肌肉筋膜、關節息息相關,甚至需要物理治療的介入;睡眠呼吸中止症或齒列不正的患者,又常與舌繫帶沾粘、進食咀嚼次數過少、說話與顏面肌群使用習慣相關。隨著學習越多,越看到人的整體,越覺得自己所知只有冰山一角。

一陰一陽是謂道

西醫學治療技術,著重於外在物質身體,主要探討滅與除去,包含微觀和巨觀,例如清創、滅菌、消毒等;同時還有換與重建,例如補牙、假牙、義肢、導管、人造器官、器官移植等。

中醫學、氣功、丹道、瑜伽,著重於中介氣化能量體,主要探討生與平衡,強調整體觀,例如呼吸、行氣、動作導引、經脈、脈輪、調節太過不及、養生、與天地四時相應等。

心理學、宗教、新時代,著重於內在精神心靈,主要探討空與超越,例如精神分析、釋放情緒、探索內在、與潛意識對話、超感知覺、整合身心靈等。

其實,當這三者合在一起,不也是道的陰、陽、中(帛書老子:萬物負陰而抱陽,中氣以為和),佛陀談的我、無我、空,鋼之鍊金術士說的一為全、全為一?

展望未來

如今,已是牙醫師的我,想再進一步瞭解中醫講的氣,那是個以能量、波動、時間、週期、訊息的角度看這個物質世界的醫療方式。

古代漢醫學分科有十三科,牙醫師對應到過去就是「口齒科」,當然也會有相對的傳統醫學治療觀念與方法,還有沒有可能讓現代牙醫學再和傳統醫學重新結合呢?

希望接下來這幾年,對「氣」的課題更熟練,踏入中醫學殿堂,也繼續改善自己的身心與原生家庭,在未來能更進一步整合超越。

作者: zerngjia

曾政嘉——中山醫學大學牙醫系畢業,執業牙醫師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