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漢醫 針灸

古典針灸導論

古典針灸常讓現代醫家不知其所然,一是弄不懂經脈,一是不懂氣是什麼,一是不懂刺法在刺什麼。如今,醫學對於人體解剖與功能的認識,古典文獻的考據與研究,以及生物物理學的初步發展,使我們能進一步理解古典針灸。

作者:曾政嘉 醫師

古典針灸之所以令後人撲朔迷離,一是弄不懂經脈,一是不懂氣是什麼,一是不懂刺法在刺什麼。這些年來,現代醫學對於人體解剖與功能的認識,古典文獻的考據與研究,以及生物物理學的初步發展,協助我們更進一步理解古典針灸。

古典針灸,如《黃帝內經・針經》(又稱《靈樞》、《九卷》)所載的各種診斷與針刺技術,詳究之下其實源自更古老的不同理論體系與流派,由編者統整在一起,採用「血氣論」貫串全書(該時代的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,取代過去「用砭啟脈治癰腫」的血脈論),設立標準診療規範,定為針經。

本文的古典針灸採基本定義,即以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兩大經典為本的針灸治療思想、理論與技術。

《內經》即《黃帝內經》,有《素問》——西漢晚期官方搜羅的醫家論文集,以及《針經》——編者彙整的針灸標準教材,兩本書。

《難經》,由東漢時醫家(或許為扁鵲學派晚期)編寫,是繼《針經》後古典針灸學的一大發展,特別在陰陽五行相應思想、寸口脈診、奇經八脈、臟腑解剖、診斷辨證、預後判斷、子母補瀉、命門三焦原氣說……等領域都有統合與創新。

本文的古典針灸文獻考據與解讀,主要參考黃龍祥教授著作,如《黃龍祥看針灸》、《經脈理論還原與重構大綱》、《中國古典針灸學大綱》,以及陳曉輝醫師著作《針經知行錄》。

血氣論基於生物物理學

《針經》的血氣論以現代科學觀點來說,就是生物電磁、波動與能量,是將人體以波動的角度觀察,屬於生物物理學的範疇,古典說是「」。

除了可以拍攝出生物電磁場的克里昂攝像術 (Kirlian photography) 、氣體放電顯像裝置 (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Device) 以外,在人身體還可以透過脈動反應即時客觀檢查,現在也有依據徑向共振原理設計的脈診儀可供臨床運用。

《針經》說「凡將用針,必先診脈」、「查色按脈,先別陰陽」,將脈診定為指導針刺治療的必要診斷方法。在古典針灸裡沒有脈診沒有治療。

而現代沒有脈診的各種針刺治療法中,有些則有其他的現代理論依據與診斷方式,例如激痛點、神經肌動力學、肌筋膜鏈、力線分析、運動動作分析等,是以血氣以外「形」的不同層次觀察人體。

參考影片:阿銘師(黃獻銘醫師),痛處不等於傷處?解密古代頭痛醫腳的秘辛

至於沒有任何理學診察和診斷,只靠問問症狀就扎對應穴位主治、找找局部阿是穴的針刺治療,由於缺乏起效機制的依據,如果是亂槍打鳥可能只落在安慰劑範疇,不見得有長期療效。

給醫師的推薦書目

現代醫療體系下的西醫師或牙醫師,如果想初步瞭解古代醫者與古典針灸背後的思想源流與科學原理,這裡先推薦幾本入門書籍供參考:

  1. 基礎針灸學概論與臨床指引,天下無疾《零起點學針灸》,
  2. 基本針刺手法與練習,王富春、馬鐵明主編《刺法灸法學》,
  3. 脈診為古典中醫(如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傷寒論》)的根基,郭育誠醫師《上池之水—漢醫的祕密》,
  4. 現代醫學缺乏的生物物理學導論,張長琳教授《人體的彩虹:揭開中醫經絡與電磁場的奧祕》,
  5. 針灸學源流、現代概況與未來展望,黃龍祥教授《黃龍祥看針灸》。

進階的古典文獻資料與臨床診療參考書目則有:

  1. 古典針法臨床實踐,陳曉輝醫師《針經知行錄》,
  2. 古典針灸學理論與架構大綱,黃龍祥教授《中國古典針灸學大綱》,
  3. 古典針灸文獻的經脈理論還原與重構大綱,黃龍祥教授《經脈理論還原與重構大綱》,
  4. 針刺用體表解剖學,黃龍祥教授《實驗針灸表面解剖學》。

有趣且值得參考的書目有:

  1. 曾任法國使館外交官的 George Soulié de Morant,於1926年起返回法國,開始教學與傳承所學的針灸,也將《針灸大成》、《靈樞》等翻譯為法文版;其孫輩弟子,仁表 (Jacques Pialoux),將《河圖》、《易經》、《黃帝內經》、《針灸大成》、《傷寒論》等古典中醫思想精髓融會貫通,有相當獨特與卓越的見解,是古典針灸西方傳承集大成者,(法)仁表著,徐雅蓉等譯《古典針灸入門

基礎閱讀:我看針灸

古典刺法技術概略

古典刺法裡,有浮刺法(皮下臥針而刺,可搭配青龍擺尾手法,如現代浮針)、本刺法(古代將頭面部視為標,四肢視為,此法刺四肢的原穴,如現代腕踝針)、筋刺法(刺激痛點、以針鬆解肌筋膜,如現代乾針)、脈刺法(對動脈或深層靜脈外壁作刺激)、絡刺法(刺表層靜脈放血,又稱血針)、謬刺法(痛處與脈動異常處左右相反,仍於脈動異常側取穴刺之)、募刺法(刺腹積,刺激內臟包膜)、恢刺法(刺背俞,刺激脊神經幹前支)、骨空刺法(如刺激八髎穴骶神經)、應穴法(找出能夠使病症消失,或明顯減輕的點;「按其處,應在中而痛解,乃其輸也」)、發蒙法(刺耳膜臍部搭配咽鼓管吹張)、去瓜法(刺陰囊中縫,對蓄積液體的腔室瀉壓)、火針(燔針,將針燒紅速刺,若燒紅後焠藥水則稱焠針)……等。

不同的針刺技術,原來各自對應觀察人體時的不同層次,有形(皮肉、筋膜、腫塊……等)、有脈、有水、有血、有氣、有神,無法全都以血氣論的波動能量觀點看待,閱讀時必須先知道描述的技術與其背景落在哪個範疇下,掌握關鍵後就能讀得清楚明白。

古典脈診概要

脈診方法,可以取全身所有脈動之處左右比較,找出特異的躁動點。異常的脈動點稱為「動」、「是動」、「躁」。

最簡單可以摸出脈管的粗細寬窄(反應經脈氣血之升降,查氣血盛衰,營血)、位置高低與力道(反應經脈氣血之出入,查陽氣位置與盛衰之勢,衛氣),再多一點可以摸出圓順或粒鈍、弛緩或弦緊、長短、軟硬(反應氣之封藏)、速度快慢、沉取輕舉,甚至是各種特別的綜合波形指感(如後世濱湖脈學二十八脈)。

古代指導針灸用的脈診很簡單,上下左右互相比較(扁鵲學派陰陽脈法,演繹自不及、太過的綱領以比較出陰陽),在《黃帝內經》文獻中是看粗細寬窄(盛虛大小大細)、位置高低(浮沉)、圓順或粒鈍(滑澀)、弛緩或弦緊(緩急);難經則多看長短、位置比五行本位高或低(微甚)、軟硬(耎實濡實)、速度快慢(速遲)、沉取輕舉後有無脈動()、按了是否分散()等。

上下左右比較後,找出與其他位置差異最多的脈點後,將它定義為獨處

扁鵲學派醫家認為脈診當下查找出的獨處,是維持人體機能運轉時的最異常環節,推論此點可能危急系統穩定而致病。接著依這些特性診斷出陰陽盛虛,或甚至五行(木火土金水)、六氣(風木、君火、相火、濕土、燥金、寒水)狀態,並設計處方給予治療。

在西漢晚期彙編《素問》、《針經》以前,醫界多採十二經遍診的三部九候法,切脈部位分為頭、手、足之上中下三部,每部又分天、人、地三候,切確診察位置則為:上部之天候顳淺動脈(厭頜)、地候顏面動脈(大迎)、人候耳前動脈(耳門),中部之天手太陰候寸口(太淵)、地手陽明候陽谿(或合谷)、人手少陰候神門,下部之天足厥陰候太衝、地足少陰候太谿、人足太陰候趺陽

《針經》編者偏好人迎寸口脈法,以人迎候陽、寸口候陰;而東漢《難經》時期以後,則盛行獨取手部橈動脈的寸口脈來推論全身氣血概況。

深入閱讀:脈診概念難經心要(中)

十二經遍診法

以《黃龍祥看針灸》書中所舉的「牙痛」為例,黃教授推論若依據十二經遍診法的思路,古醫家應是以「是動」病候優先推測是否陽明經脈有病。

如果切脈比較診察得知顏面部的大迎(足陽明脈)脈動盛,可取大迎,或下關、頰車治療;如果大迎脈不盛,而手部的陽谿脈(手陽明脈)動盛,則取合谷。

那麼如果陽明脈都很正常呢?再看頭側邊少陽經的耳門脈(手少陽脈)或頜厭脈動(足少陽脈)是否盛大,並且可以在耳門、絲竹空、浮白、完骨等穴找到壓痛處,則取這些少陽經的對應穴位治療。

再如果少陽脈也正常呢?考慮是否有手腕尺側的神門脈動(手少陰脈)異常,有的話,則尋按背部的心俞和厥陰俞。

取穴治療後,再次按脈應見到異常脈動逐漸恢復正常,如躁動脈變得和緩(穀氣來援的特性)、實脈力道減緩(大如其故而不堅)、虛脈力道增強(大如其故而益堅),稱為「氣至」。

六經標本診法

古人從臨床診療觀察中,統整出人體遠隔部位之間有著縱向關聯,包括體表與體表之間有上下關聯、體表與內臟之間有內外關聯;並提出由「脈」上下、內外相連的理論:四肢末端為(本端,樹幹),頭面軀幹為(末端,樹枝),本末相應。

這種縱向的樹形關係,延續至今表現在手足經的命名上,同名經為上下一體。《針經・經脈》:「脈之卒然動者,皆邪氣居之,留於本末……不與眾同,是以知其何脈之動也」、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審於本末,察其寒熱,得邪所在,萬刺不殆」、《針經・衛氣》:「能知六經標本者,可以無惑於天下」。

古代以陰陽類比觀察人體時,四肢以內、外側分陰陽,軀幹以表、裡分陰陽,頭面部無內外表裡只屬於陽。六經分部為:

  • 陽明:正頭面部、軀幹前面、下肢前面
  • 太陽:正後頭部、軀幹背面、下肢背面
  • 少陽:側頭面部、軀幹側面、下肢外側面
  • 太陰:軀幹前面之裡,下肢內側面前部
  • 少陰:軀幹背面之裡,下肢內側面後部
  • 厥陰:軀幹側面之裡,下肢內側面中部

醫者透過診察四肢腕踝「本」部之脈,可以推知頭面「標」部與相關聯的內臟疾病狀況,而治療時則同樣可以針灸「本」部的穴位(最早的本輸穴概念)來改善。

診脈部位稱為「脈口」,又隨著血氣論的發展,氣的意義更為強調,也被稱為「氣口」,後來留存為今日的「原穴」。

三陰經與五臟關聯,標輸穴多在相應的五臟背輸穴;而三陽經則主要體現在軀體上下的關聯,標和相應的標輸穴在頭面部,頸部標輸穴則是中繼站。

若要治療五臟六腑的疾患,五臟取本輸穴(《針經・九針十二原》:「願聞五臟六腑之所出處……五臟五輸……六腑六輸」)與背輸穴(《針經・背輸》:「五臟之輸,出於背者」),六腑則取相應的下合輸穴。

獨取寸口診法

在陰陽相應,以及將人看為一團氣的思想到達巔峰後,誕生了單取手腕部橈動脈的寸口診法(認為氣循環由肺推動,故取手太陰肺經),由於方法更為簡便而越來越多醫家採用。《難經・一難》:「十二經皆有動脈,獨取寸口,以決五臟六腑死生吉凶之法」。

診法將橈骨莖突高點視為寸口脈的中央分界,定為(經渠),其上至魚際下(太淵)為寸內,其下至尺(尺澤)為尺內,陽於寸內取九分,陰於尺內取一寸,尺寸為一寸九分(《難經・二難》)。

寸相應於胸以上至頭面部,尺相應於肚臍以下至足部,所以關下的橈骨莖突陷下處即為鳩尾。左應左,右應右。

先查看患者左右、上下的氣血分布,並診斷好陰陽盛虛後,再看深淺層次。《難經・五難》:「初持脈,如三菽之重,與皮毛相得者,肺部也。如六菽之重,與血脈相得者,心部也。如九菽之重,與肌肉相得者,脾部也。如十二菽之重,與筋平者,肝部也。按之至骨,舉指來疾者,腎也。故曰輕重也」,即切脈時層次由表而裡分五層(五行)為皮脈肉筋骨觀察五臟氣血狀態:下壓三菽重,肺(金 );下壓六菽,心(火);九菽重,脾(土);十二菽重與筋平,肝(木);按至骨,腎(水)。

在郭育誠醫師著作《上池之水—漢醫的祕密》一書中(p. 129)以徑向共振理論的科學實驗結果解釋,每個器官都有特殊的共振頻率,而心臟是週期性跳動,所以這些共振頻率是心跳的諧波;血管中的血壓諧波決定了局部的灌流量,因此可以在人體上任一個動脈搏動點取得器官的諧波,這也是為何《難經》獨取寸口的科學解釋,更是為何寸口脈可以全息得到人體全身訊息的原因(可參見郭育誠醫師於長庚針研營的演講,2019/5/4 上傳發表)。

VAS

法國諾吉爾醫師 (Paul Nogier) 所提出的 Vascular Autonomic Signal (VAS) 診療法,即是師法於古典針灸。

其做法為醫者一手按脈動處,另一手以指爪或切或循或按壓欲治療區域或穴位,同時驗證脈動按壓處是否脈相改變(力道增強或減緩),來確認治療點是否有效;RJ Laser 低能量雷射系統將此法推廣給許多西方醫師採用。

古典刺法治療思路

形氣神

在古人的觀點中,可以說是一座金字塔,形是塔底,氣是塔中,神是塔頂。神屬於精神層次,氣為氣血層次,形為肉體層次。

上一層是下一層的先導,即下層受到上層規劃與調控;而下一層承載著上一層,即下層為上層的具現形象與依附容器。神為非物質,氣探討無形的物質波動表現,形則描述純物質的粒子性質。

現代醫學注重解剖學、生物化學、分子生物學……等,若類比於光的二元性——粒子性與波動性來看,屬於粒子性,對應到古人的「形」;至於「氣」,則屬於波動性範疇,落在生物物理學領域。

「神」如果套用現代語言來描述,可以說是「」(Field);表現在意識與潛意識的內在活動層面,俗語稱為靈魂、靈性、精神的範疇,現代以宗教、心理學、腦科學為代表。

古人相信,當生命現象仍存續時,場(神)會繼續規劃與調控下層的能量(波動/氣)與物質(粒子/形)表現。

真邪

再將古典中的氣拿出來看,《素問・寶命全形論》說:「夫人生於地,懸命於天,天地合氣,命之曰人」,把人看成一團天氣和地氣相合而成的氣。

《針經・刺節真邪》則道:「真氣者,所受於天,與穀氣并而充身也」,人體經脈所運行的氣則稱為真氣,是天氣(來自宇宙的能量)和來自大地的穀氣(來自地球的能量)合併後充於全身。

除了人體的真氣外,還有外界環境的正氣(正風,不實不虛,不影響人)與邪氣(賊風,使人虛而傷人)會與人體內的真氣互動。當人體的某個部位真氣虛弱時,邪風會乘虛而入,客居留止該處。只要醫者能透過針灸操作,讓真氣再度充盈堅固,邪氣就會離開。

◎經脈真氣虛弱(脈虛,本經自生病)→ 邪氣侵入客居(脈盛,大則病進)→ 疾病發展由陽而陰(由外表而內裡、由外腑而內臟,先陽盛陰虛,再陰盛陽虛,最後陰陽俱虛)

氣層次的經脈(或別絡)律動紊亂後,若未即時糾正,久而久之,可能會沿著經脈運行路線導致形層次的生理疾病,這就是「是動病」(切診經脈氣口異動時可能有的病)與「所生病」(沿經脈連線所發生的疾病羅列整理)的由來。

治病需要恢復經絡律動,用針的目標為補強真氣、瀉除邪氣,手法則為補則實、瀉則虛。

古典針刺治療以陰陽平衡為目標,所有治療的開始,思路都以最終的「平」為導向,如《素問・三部九候論》所說:「無問其病,以平為期」,以終為始,故稱「終始」(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)。

氣針

《黃帝內經》裡,氣的相關描述是以流體的表現敘述,只是無形無相,可以透過脈相得知經脈狀態。若想要調控身體現況,就必須透過針刺來調整氣血,而調氣血的目標在於平衡人體的陰陽盛虛。《針經・根結》:「用鍼之要,在於知調陰與陽。調陰與陽,精氣乃光,合形與氣,使神內藏」。

從能量與波動(氣)的觀點來看,針刺時醫者的生物電磁場,透過操作針具進入患者體內的過程,來增強或減弱治療處的生物電磁共振表現,此為氣針

基於生物電磁能量場之間會交流影響,神層次的意念訊息也會帶入氣的波動之中(可想作是 WiFi 或數據傳輸)。醫者本身最好雙腳踏實接地(接引大地負電),以至誠之心專注於下針一事,別無所求,其他層面的運作就全部安心交給大宇宙與患者自己。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必端以正,安以靜,堅心無懈」。

所謂醫療,就是醫者以其技術引導協助患者自我療瘉而已。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語徐而安靜,手巧而心審諦者,可使行鍼艾,理血氣而調諸逆順,察陰陽而兼諸方」。

◎診脈 → 確認陰陽盛虛 → 調陰陽

氣針操作以和緩細微為善,方不致能量變化短時間內過於劇烈。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左引其樞,右推其膚,微旋徐推之」、「欲微以留」。常用補法,多需要搭配呼吸與安定慢推。

得氣標準為提之不出(男子)、插之不入(女子)。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男內女外,堅拒勿出,謹守勿內,是謂得氣」(互文修辭,即男內:堅拒勿出,女外:謹守勿內,是謂得氣)。

分刺法

氣血論認為,衛氣由分腠走到分肉之間(稱肉肓),於體表出入之處為氣穴分腠是皮紋之間、皮與肌、肌與肉、肉與肉、骨節交界之處,分肉則是皮與肉或肉與肉的間隙,皆是今日的「筋膜」(Fascia) 範疇。

白色橘絲衛氣出入分肉之間模型。 Photo Credit: liz west @flickr CC BY 2.0

最簡單就能想像的營衛實體化模型,是很好剝皮的橘子。橘皮為皮(表皮至真皮層),橘皮表面凹陷小坑是氣穴,橘皮下與橘瓣之間為皮下筋膜層,所有的白色橘絲類似筋膜,其分連橘皮及其下組織為分腠,在橘瓣交界部分則為分肉,這些都是衛氣所行走的通道,而橘瓣內的果汁水分則當成是營氣。種子可視為臟器,亦由膜相連包覆,而這些更加厚實穩固的膜可當作膜原來看。

想要調氣的話,最好是調控衛氣而不傷營氣,以分刺法臥針平刺或斜刺肉肓引穀氣,而且操作過程中盡可能不要刺傷到肉。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凡刺之屬,三刺至穀氣」、「故一刺則陽邪出(真皮層),再刺則陰邪出(皮下筋膜層),三刺(肉肓分肉之間)則穀氣至,穀氣至而止」。

◎去除陽邪 → 去除陰邪 → 穀氣至(脈恢復徐和)

在古典針灸體系裡,刺五輸穴(由早期一個本輸概念,再擴展成五或六個穴位)、背輸穴原穴六腑下合輸穴等,是氣針調氣的重要應用。

推薦學習:加拿大的潘曉川醫師統合了許多文獻,提出經典中醫自洽體系,其中依據《內》、《難經》對於「氣」學說的精華,重新設計出簡要的針靈技術,獨取寸口脈左右相比,從浮至沉找出大中大、小中小的獨處,再給予標準化的五輸穴、原絡穴、任督脈、八脈交會穴等治療,很適合剛接觸針灸的醫師學習。可參考潘曉川醫師《開竅中醫》影片、《二十分鐘懂針靈》入門講座。

形針

如果針刺後診脈,發現調不動;或是每次只改善一些,下次來就恢復原樣;或甚至直接見到身體上縱向經脈所過之處,有橫向瘀結的淺層靜脈絡等,則懷疑有「」卡住經脈,使得經脈氣血不通,就必須先解結

解結

中層屬氣的氣血無法改變,代表受制於底層容器。此時則要打開屬形的身體纏結,包括舊傷與手術疤痕、皮膚紋理或溫度寒熱異常處、因身體張力結構較弱而組織增生代償補強處、激痛點 (Trigger Point) 或條索 (Taut Band)、體表呈現紫紅色細絲散布的微血管、突起如蚯蚓或怒張的表層靜脈(血絡橫絡)、肌筋膜不同層次之間緊繃牽扯處、臟器包膜緊繃或壓迫導致長期微循環灌注不足而功能低下、組織增生或不適處(積聚癰疽)、骨內壓高而骨面不平處……等,譬如只要打破杯子,水就能去任何地方。這些纏結除了實體結構以外,通常都還糾結著成形當時所受困的情緒能量。

醫者解結調形時,也必定同時調了氣;然而不懂氣血的人,如果不依據任何客觀理學診斷調形,很有可能調亂了對方氣血還不自知。《針經・根結》:「上工平氣,中工亂脈,下工絕氣危生」。

從肉體與粒子(形)的觀點來看,針刺時醫者的實體針具,依據不同手法與操作位置,鬆解、纏緊、或激發患者體內的對應組織結構(皮膚、脈壁、肌肉、肌筋膜、神經、骨膜等),此為形針,亦是形氣雙調。

◎診脈 → 確認陰陽盛虛 → 解結 → 調陰陽

形針需要有足夠的刺激量才能導致實質改變,進而疏通纏結、瀉出邪氣。

絡刺法

血盛而當瀉者,刺小絡血脈,刺其出血。

脈刺法

在查找到盛大異常脈動點後,採經隧揩摩瀉法去邪氣,促使經脈的脈動恢復平和(刺脈調經法),而古針具尖端較為粗糙、圓鈍,對動脈壁或深層靜脈壁有較好的摩擦刺激。

筋刺法

古人將「筋急」(筋膜攣急)分為軀體症狀的陽筋急,和內臟症狀的陰筋急(又稱內急)。陽筋急的主要表現形式為「支」、「反折」、「轉筋」、「結筋」、「瘈」,台灣口語常說:「拐到」、「閃到」、「撓到」、「卡到」。

此外,痛處不等於是筋急處,筋病的特性為:「筋部無陰無陽,無左無右,候病所在」,要治療得先準確找到筋急處,再以焠刺恢刺浮刺等筋刺法處理。至於「結筋」,則是指筋的結聚,按之堅硬,多伴隨疼痛。治療時,以去筋急為優先,一般在解除筋急後,結筋或結絡會自然恢復。

至於現代,在鬆解筋膜時常用瀉法,以平滑、細利針具操作多需要反覆大幅度提插,以押手指下感受得到肌筋膜躍動延經脈方向傳導為佳。

現代針具非常光滑鋒利,想要滯針纏緊組織結構作形針補法較難;可改採電針,調至疏密波,用頻率 3Hz 以上(以患者可耐受為準)。

推薦學習:中國的劉朝龍醫師,統合傳統中醫思想、現代醫學、自身學習與診療經驗,提出以望診辨別陰陽盛虛的理論,將人體劃分成五緯,依據陰陽、升降、出入、表裡等不同經脈軸向分析,採單側取穴針刺治療,以形氣雙調為特色的極易針灸體系,發表的論文有【極易針灸取穴規律初探】(劉朝龍、史岩,2019),適合想進一步探究中西結合臨床針灸的醫師。

結與積聚脈診

《難經》延伸結不解,邪氣在體內「留結成積」的理論:身體先是有結,再成積氣或聚氣(合稱積聚),最後化為癰疽

解結是古典針灸治療很重要的一環,《針經・衛氣》說「知六府之氣街者,能知解結契紹於門戶」,代表解結要學會怎麼解胸、腹、頭、脛之結。醫家明白解結刺法後,就能刻招牌立門戶收治患者了。

《內經》學者認為人體有四個氣街,胸氣有街,腹氣有街,頭氣有街,脛氣有街;異動時若切爪尋按,應見有動脈應手處,按而刺之。〈衛氣〉:「取此者,用毫鍼,必先按而在久應於手,乃刺而予之」、《難經・七十八難》:「當刺之時,必先以左手厭按所鍼滎俞之處,彈而努之,爪而下之,其氣之來,如動脈之狀,順鍼而刺之」。

《難經》編者認為,脈的特性是脈搏跳動偶爾會停一下,但沒有固定的數目;若屬陰則脈較其本位(應與皮脈肉筋骨五層相應)沉,若屬陽則脈較本位浮。〈十八難〉:「結者,脈來去時一止,無常數」、「結甚則積甚、結微則氣微」。

積氣屬陰,五臟所生,脈診特性為沉伏;聚氣屬陽,六腑所成,脈診特性為浮動。所以,見到有結、伏特性的脈,則體內應有積氣;見到結、浮特性的脈,則四肢應有難好的痼疾(聚氣)。

積氣腹診

五臟的積氣專用術語與腹診法如下,

  • 之積:肥氣。位置在左脇下,像覆蓋的杯子一樣,有上下的界線。
  • 之積:伏梁。位置起於肚臍之上,像手臂一樣大,範圍往上到達心下
  • 之積:痞氣。位置在胃脘,像覆蓋的盤子一樣大。
  • 之積:息賁。位置在右脇下,像覆蓋的杯子一樣大。
  • 之積:賁豚從小腹發起,往上的範圍到心下,像小豬突衝的狀態一樣,有時上有時下,沒有一定的時間長短。

在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的陰陽哲學觀裡,認為男女也能看作一團氣,男子為雄者應天,氣發於左,左升右降;女子為雌者應地,氣發於右,右升左降。故上方所描述的左右位置為男子定義,女子則相反。

衝脈、氣街

衝脈(冲脈、伏膂之脈、伏衝之脈、太衝之脈)為腹主動脈,古醫家其中一派視其為氣機發動之源頭,即生氣之原腎間動氣。《素問・骨空論》:「衝脈者,起於氣街(氣衝,腹股溝股動脈搏動處),併少陰(陽明)之經,夾臍上行,至胸中而散」。

古醫家發現,如果積氣居於下腹部衝脈之上,則手按之應手而動,過一會兒後鬆開,手則能感覺到一股熱流延兩大腿內側下行,就好像熱水澆灌一樣。《針經・百病始生》:「其著於伏衝之脈者,揣之應手而動,發手則熱氣下於兩股,如湯沃之狀」。

而〈百病始生〉提及邪氣「留而不去,傳舍於腸胃之外、募原之間,留著於脈,稽留而不去,息而成積……」、《針經・雜病》:「腹痛,刺臍左右動脈,已刺按之,立已;不已,刺氣街(氣衝),已刺按之,立已」,以及《針經・厥病》:「以手聚按而堅持之,無令得移,以大針(即長針)刺之,久持之;蟲不動,乃出針」等,都是指解除積結的募刺法

三焦膜、募、原

古醫家在診察人體時,以經脈、三陰三陽標本體系為縱向分部,以三焦膜、背輸、腹募為橫向分部作觀察。

在衛氣理論中,當氣行於胸腹之內為肓膜,其氣所聚匯之處,稱臟、腑之「」或膈、肓之「」,也是臟腑之氣出於胸腹的位置。

募刺法要深刺達腹膜,甚至穿過腹膜(《黃帝明堂經》腹部中線上的募穴深度,是一般輸穴針刺的 5-8 倍,比環跳穴還深 2 倍,深達腹腔),取穴於臟腑、三焦之募(古時針尖圓鈍,針感強、不易刺穿臟器包膜)。

募刺法

募刺時,醫者以左手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三指探尋腹部,找出是否有臟腑筋膜匯聚處的結節(募原)、異常搏動點(蛟蛔)等,定好切確之處,以三指或拇指堅持住固定好,令內臟分開、壓出刺道,而右手持長針快速進針直刺,再徐徐刺入結點。

陳曉輝醫師在《針經知行錄》中分享其臨床經驗,如果欲針之處貼近後側腹壁,刺手需要棉柔用力持續按壓,若針尖觸及內臟包膜可能引發劇痛或不適,此時微微回針;押手左右微微晃動或震顫,分開刺道,等到針下無阻力、無痛感時繼續進針,使針體與臟腑膜原接觸。

而臟腑自身的氣血運動、呼吸時腹內壓的變化、腹部脈動的力輻射與針身撞擊刺激,會重新活化內臟使其自主調節「積」的淤滯,此時患者可能會有類似積氣發病時的不適感,等有股氣明顯穿過之後即消失;也有的是規律性疼痛,或是持續性疼痛。最好等至不痛後再出針,療效較佳。

推薦閱讀:《針經知行錄》,作者陳曉輝,是黃龍祥教授的弟子,在藏區服務時一邊研讀針經,一邊還原針經所載的古典診法與針法,留下大量實踐筆記,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各種古典脈法介紹、脈刺法、募刺法、恢刺法等,值得對古典針灸治療有興趣的臨床醫師閱讀。

推薦觀賞:韓國 tvN 電視臺2017年推出的連續劇《名不虛傳》,描述17世紀韓醫許任,在過去與現代交錯穿梭的故事。演出中有許多古典針灸的操作畫面,值得針灸愛好者觀賞,Netflix 有上架

經脈與輸

在古典中,經脈起止 = 脈口所在 + 脈候病症所及的最遠隔部位,即 = 本輸所在 + 本輸主治病症所及的最遠端部位,都和脈氣相聯屬。

《內經》時代的循經取穴,不是取經脈上的所有點,也不是取唐代以後規經的所有「經穴」,而是取標本的穴,尤其是本輸穴(早期以經脈為本名的經脈穴,或者是後期的五輸穴)。

天回漢墓出土的經脈示意線漆人

現代流行的「經脈辨症」,多在經脈巡行路線上任何一處找到任一種病症,即辨為某某經脈病(將經脈所生病的意義誤解成是動病,而且痛處不等於病處);或是在規經後的經穴中任取一穴,甚至在經脈循行路線上取任一穴或壓痛點阿是穴治療,稱之為「循經取穴」等(濫用本輸的意義,將其概念擴展至本輸以外的經輸),都是對於經典解讀的誤解或濫用,丟失了古人基於「脈」作針灸診療的應用原理與理解。

目前史料中最早將輸穴連成經穴圖的,是北宋石藏用所繪的銅人圖。而元代滑伯仁《十四經發揮》安排十四經穴歸經與經穴圖後,其設計突出地表現在頭部經穴、下肢足太陽經穴、足少陰經穴的連線安排,並且大為盛行。後來諸家在經穴歸經上不盡相同,如宋代以前腎經均行走於脊背(《針經・經脈》本意),而現代則行於胸腹部。

如果從現代經脈實驗成果,以及古代刺絡放血的絡脈診療、同源的藏醫針刺放血與背輸穴系統、少數民族的標本診療體系、古代導引術與祝道長的內觀經驗等源流來看,五輸穴、絡脈、奇經八脈、標本、俞募穴等概念,根據其理論、內證體驗、發展的診療技術等背景而有不同,不必硬將輸穴強行歸經連線成同一個系統。

我們今日常見的經穴圖,容易造成新學習者對於「經脈」的實質產生誤解,以為是條實體點連成的曲折實體路線,而不知是種解釋生命現象(人體內部縱向交流能量與信息的無形管道,猶如飛機或船的「航線」)的示意概念。

其他古典刺法技術

應穴刺法

現代針灸治療,很重視「有效點」(或稱反應點、應穴、天應穴、反阿是穴)的查找,即找出能夠使病症消失,或明顯減輕的點,也是《針經》裡判斷輸穴的重要觸診方法。

〈百病始生〉:「察其所痛,以知其應」、〈背輸〉:「欲得而驗之,按其處,應在中而痛解,乃其輸也」。

如有效點為經脈輸穴(經輸)時,則稱為「應穴」,不是經輸時,則稱為「天應穴」。

針刺前先觀察脈象異常所在(可依脈診找出病變的對應經脈,或是診察出病變位置的經脈,有各種方法),接著再找出能使病痛消除的反應點所在(也同樣有各種找法,例如譚針的天應穴平衡針法系統,在採用古典針灸診療觀點後的針刺一二三,其步驟為:1. 診斷十四經病變經脈,2. 找出平衡經脈,3. 找出平衡經脈上的全息應穴或天應穴)。

這裡多提一下微針刺法,諸如耳針、頭皮針、手針、足針、眼針、舌針、唇針、頰針(王永洲醫師)、項針、腹針、脊針等,是以身體的特定局部區域,診察或治療全身各部位病症的方法,也是一類盛行的反應點診療法。

以耳針為例,從1957年法國諾吉爾 (Nogier) 醫師發表耳穴診療系統以後,又經過幾十年的研究與實踐證明,耳穴診斷中出現的陽性反應處、壓痛點、低電阻點等病理反應點,同時也正是治療疾病的刺激點。

未來展望

如果要以現代、科學的觀點理解、學習針灸,就必須先讀懂古典的基礎,知道針灸診療的來龍去脈,並且搭配現代最新的解剖學、肌動學、筋膜學等,才能承先啟後,有更好的傳承與發展。

以下羅列未來的針灸學可能發展方向:

  • 古典針灸文獻學基礎教學與研究
  • 現代醫學佐證的古典針灸學基礎
  • 針灸治療與經脈、脈刺、筋膜、筋刺研究

針灸治療基於持續活動、具有功能性的生物體,是「回生之學」。以古典針灸的診療經驗來看,現代可以與物理治療領域互相結合,尤其是筋膜研究,將是未來趨勢。

至於古典天人地相應的觀點,至今還尚未有清楚的理解,值得大家持續探討與研究。

  • 人:針灸治療與物理治療跨領域整合,筋膜研究
  • 地:地球自旋科氏力對外傷與筋膜力線的作用、地磁與四季對於人體的影響
  • 天:宇宙、日、月、五星引力與週期對人體的影響

本文參考書目

  • 黃龍祥教授,《黃龍祥看針灸》、《經脈理論還原與重構大綱》、《中國古典針灸學大綱》
  • 陳曉輝醫師,《針經知行錄》
  • 郭育誠醫師,《上池之水—漢醫的祕密》
  • 張長琳教授,《人體的彩虹:揭開中醫經絡與電磁場的奧祕》
  • 潘曉川醫師,《針靈 Spirit of Acupuncture》

作者: zerngjia

曾政嘉——中山醫學大學牙醫系畢業,執業牙醫師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