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漢醫 經脈

古典針灸刺法概論

學習古典針灸刺法,除了能瞭解補瀉法技巧怎麼應用外,更可以幫助醫師通曉針灸治療背後的理念思想、可以科學方法驗證的現代醫學原理,以及想達成的治療目的。

作者:曾政嘉 醫師

針灸一詞,其針字代表「用針」,灸字代表以艾或其他方法「溫薰」。

傳統的古典針灸刺法,根據醫者的治療哲學思想、想達成的治療目標,以及針具在解剖構造中的目標位置等,其操作技法會有所不同。

在前一篇〈古典針灸導論〉曾提及,古典如《針經》(即黃帝內經・靈樞)中,記載浮刺法、本刺法、分刺法、筋刺法、脈刺法、絡刺法(又稱血針)、謬刺法、募刺法、恢刺法、骨空刺法、應穴法、去瓜法、發蒙法、火針⋯⋯等等,皆是基於欲治療的部位與目標不同,而衍生出的不同針刺技法。

在《針經》與《難經》的所有針刺法中,特別注重經脈治療,以及針刺調氣、補瀉手法上的操作。故本文也會以現代觀點解說,古典針灸在調氣與補瀉時的原理與作法。

至於現代針刺,由於肌筋膜與激痛點的認識與治療理論開始盛行,也推動了新刺法,如乾針技法誕生。再回頭去看古典筋刺法一類下的決痛針法,竟也與乾針如此相似,好比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觀點。

基於陰陽五行的古典經脈醫學,以本末根結為綱要,相當著重分刺法的操作。圖片由微軟 Bing Image Creator AI 生成。

學習古典針灸刺法,讓我們得以更全面的角度,重新理解刺法背後的治療思想、能由科學驗證的現代醫學原理,並實踐刺法所想達成的目標。

在接下來的針刺法討論,我們將撇開治療目標與部位,先專注探討將針刺入體內這段過程,所採取的方法。

接著,再稍微深入古典中特別強調的分刺法,以現代醫學觀點理解「調氣」在做什麼,以及「針灸補瀉」操作想達成的目標與原理。隨後概述單式刺法,與通關過節、飛經走氣複式刺法的基本操作。

再來概述應穴刺法,並解說《針經・終始》所設計的經脈循環調陰陽三針療法、筋刺法解結與募刺法等常見古典刺法基本操作。

最後,則稍微聊一下新興的雷射針灸。

針刺入人體

進針法

推薦採用單手進針與夾持進針法,而管針進針法易傷醫者手指,應減少使用。

單手進針法

用於短針,以右手拇指、食指持針,以中指按住穴位旁,接著拇指、食指向下施力進針,刺入穴位皮下。而在刺入皮膚時,刺手可以搭配指力同時迅速捻轉,較能有效進針。

此法亦可以搭配左手押手,以左手拇指或食指切按穴位皮膚,右手刺手針尖則靠著押手指甲邊緣進針。

夾持進針法

用於長針,先以酒精棉球消毒左手押手拇指、食指,待右手刺手約略定位好穴位後,以兩指夾持棉球,裹住針體下端並露出針尖,再使針尖接近穴位皮膚。

接著押手夾持住針體,刺手在押手的配合下往穴位施力,將針刺入穴位,並逐步往下進針。

針刺角度

臥針平刺

針身盡可能平躺刺入,與皮膚呈現 15 度左右或沿皮以更小的角度刺入,又稱沿皮刺、橫刺,適合皮薄肉少的部位淺刺,例如手掌腳掌、頭部的穴位。

斜刺

針身與皮膚呈現 45 度左右傾斜刺入,適合淺刺,或想避開血管、肌腱等時使用。

直刺

針身與皮膚表面呈現 90 度垂直刺入,淺刺與深刺皆可,適合人體絕大部分穴位。

針刺方向

依病情需要

例如想要達到氣至病所,可以讓針刺的針芒方向指向病位處。以心病為例,可以針左手內關穴,並將針芒向心朝上。

依經脈衛氣循行模型

搭配經脈衛氣循行模型,可以用針芒方向決定迎隨補瀉,後方「五輸穴分刺法」一節下的「經脈循行補瀉(針芒方向迎隨補瀉)」細項會再詳述。

依穴位特性定向

依照穴位的解剖特點適時改變針尖方向,例如風府、風池、啞門穴等應避開枕骨大孔,保護延髓、小腦;或如背輸穴,可以指向脊柱。

針刺深度與目標位置

古典刺法的核心綱要為五體刺法,即依據病邪深度、疾病程度或相應之五行等條件作為判斷,來決定針刺應深入多深。

以分刺法而言,最重要的是以脈為基準,在皮下、且於脈管之上此兩者間為淺刺,在皮下、且於脈管表面或以下至骨膜此兩者間為深刺。其餘是為了湊滿與五行相應。

分刺法之所以不刺脈,而改刺分肉之間,標示著古典醫學從更早的馬王堆醫書時期「用砭啟脈治癰腫」血脈論,更替為「刺脈調經」、「余欲勿使被毒藥,無用砭石,欲以微鍼通其經脈,調其血氣,榮其逆順出入之會」血氣論治療指引的重大轉變。

以下描述為基本概念,至於各穴位安全深度細節,以及針刺異常狀況處理等,則可再查閱各針灸專業書籍內容。

刺皮下淺筋膜層或肌筋膜分肉之間(治肌急而寒者,浮刺法)。

刺皮下動靜脈,必須以針具謹慎揩摩脈管,以刺激脈管外的筋膜與自主神經系統,而非刺入至脈管內部。

許多穴位明確定位在脈動處,就是要刺激脈管,以調節經脈律動。

肉(分肉之間)

《針經・官鍼》:「分刺者,刺分肉之間也」。

古典相當注重分刺法針刺之時,針必須遊走在筋膜之間,切勿不可刺破肌肉膜。而這項要求,則與現代激痛點刺法明顯不同。

依激痛點的治療理論而言,例如最早的 Dr. Janet Travell 認為:「lance a TrP with a hypodermic needle, while acupuncture needles were too delicate」(亦即針灸針太細,刺不破肌肉,應該用注射針效果比較好)。

以及根據 Dr. David Simons 後來對於乾針刺法的認知為:「mechanically disrupt the integrity of dysfunctional endplates」(亦即以針刺打破肌肉擾亂終板),皆指出應該要刺穿肌肉。

而後來的 Dr. Melzack 則提出疼痛閘門閘門假說,認為激痛點的針灸或經皮刺激等都是在關閉閘門:「close the gate (gate control theory of pain)」。

至於針刺在刺激肌筋膜、肌外膜,與刺穿肌肉兩者,其療效上的差別需待後人繼續深入研究。

古典對刺筋的認識,其實與分刺法取肌筋膜的「分肉之間」約略相同,只是深至骨膜之上,而並未至骨。

如《針經・長刺節論》:「病在筋,筋攣節痛,不可以行,名曰筋痺。刺筋上為故,刺分肉間,不可中骨也。」

要治療筋痺,得先準確找到筋急處,再以焠刺恢刺浮刺等筋刺法處理。治療時,以去筋急為優先,一般在解除筋急後,結筋或結絡會自然恢復。

《針經・衛氣失常》:「筋部無陰無陽,無左無右,候病所在」。

深刺至骨膜表面,刺激與摩擦骨膜。

如《針經・官鍼》:「短刺,刺骨痺,稍搖而深之,致鍼骨所,以上下摩骨」、「輸刺者,直入直出,稀發鍼而深之,以治氣盛而熱者也」。

骨孔(髎)

深刺至骨間孔隙,如骨與骨之間的孔縫、關節腔縫、各神經孔出口等。

如《素問・骨空論》:「腰痛不可以轉搖、急引陰鯤(陰囊),刺八髎與痛上;八髎在腰尻分間」。

氣穴(節)

《針經・九針十二原》談及氣穴(節)時說:「所言節者,神氣之所遊行出入也。非皮肉筋骨也」。

《針經・邪氣藏府病形》:「刺此者,必中氣穴,無中肉節。中氣穴,則鍼游於巷;中肉節,即皮膚痛」。

指出氣穴是氣遊行出入的地方,常在分肉之間,亦即肌肉與肌肉間,或是皮膚與肌肉、骨骼組織之間,屬於疏鬆的結締組織,解剖上附近可能有血管、神經、淋巴管等。

網路來源,合理引用供評論

為什麼氣穴在《針經》中稱為節呢?可以推估是這樣的。

在植物的莖中,有凸起的節,可以從此處長出芽或葉,若沒有長出來,則成為類似眼睛形狀的「節眼」。人體的經脈就好比植物的莖,而氣穴,就好比這些節眼,是經脈之氣可遊行出入的位置。

輸穴解剖與神經血管束調控術(解剖實體觀點)

根據王增濤教授古典五輸穴的解剖特性研究,在分析古典中輸穴的各種定位描述後,從人體以針灸針找出受試者穴感最明顯的位置,並以超音波輔助確認位置,再與解剖位置相比對,最後確認了針尖所刺及結構與穴感之間的關係。

研究結論認為,五輸穴主要位於人體的肌門與骨門處。

在人體中,血管、神經、淋巴通常都由筋膜包覆捆成一束,並透過合適的入口以進入特定的肌肉或骨骼,以滋養、調控肌肉與骨骼,而進入肌肉的入口,就稱為肌門(神經血管束入肌點);進入骨骼的入口,則稱為骨門(神經血管束出入口)。兩者通常都位於凹陷、縫隙之中。

古典中描述的「脈」實體,尚未如現代解剖學如此細分,而是統合了血管、神經、淋巴的「神經血管束結構」。

若改以現代醫學語言來描述,「經脈」類同「神經血管束」,「經隧」則類同「神經血管束筋膜鞘」。

例如現代刺入薦骨孔 S3 的「骶神經調控術」,若以古典針灸來描述,就是刺入中髎穴作針刺調控。而古典刺法,從這個角度觀點反過來看,則可以說是遍及全身的「神經血管束調控術」。

穴位變動(生物電磁觀點)

根據現代經脈感傳現象的相關研究指出,經脈與氣穴都是會變動的生命現象,即使在同一個人身上,都會依據生理狀態而有所變化。

在張長琳教授所著《人體的彩虹》一書中,載有根據電導值繪製而成的穴位圖,輸穴(氣穴)的中心就是電導值最高點,經脈的中間線也是電導值最高的線。以手掌為例,掌心的「勞宮穴」與指腹的「十宣穴」電導值皆相當高。

若對照在病理或異常生理狀態下的人,電導值最高的勞宮穴變動相當大,僅手指末端的十宣穴約略穩定。可見穴位也是活的,需要醫者細查追尋。

今日所見的標準穴位定位,包含經穴和經外奇穴,都有固定的位置。可以合理推論是歷代醫家根據經驗,將常見的穴位反應點統整歸納,並定位命名。

而標準穴位的定位,給予醫者一個指南地圖,從該定位點出發,方便查找出患者身上的真正穴位點。穴位點在觸摸下,通常呈淺碟狀凹陷,而碟子的最深處即是通往經脈的穴位口。

三刺法
皮下組織的組成結構。淺筋膜層將淺層脂肪組織和深層脂肪組織分開。淺層脂肪組織其纖維隔呈現垂直分佈,脂肪小葉在纖維隔之間。深層脂肪組織由疏鬆結締組織組成,脂肪細胞少,間隔較薄且纖維少,讓淺、深筋膜之間得以滑動。圖出自Carla Stecco《人體筋膜系統機能解剖學圖譜》,第二章「皮下組織與淺筋膜」,合理引用以供評論。

把針具刺入氣穴的過程,也可以根據解剖構造的深入過程,區分為三個階段:一、穿越真皮層,二、穿入皮下筋膜層,三、直至肉肓分肉的筋膜之間。

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凡刺之屬,三刺至穀氣」、「故一刺則陽邪出(真皮層),再刺則陰邪出(皮下筋膜層),三刺(肉肓分肉之間)則穀氣至,穀氣至而止」。

此三刺法,可視為後世天人地三才分部針法操作的前身,分為三部刺入,並根據不同的刺法,在不同的分部之間進退,並作提插補瀉操作。後續談複式刺法時會再提及。

得氣與氣至

得氣

得氣標準為提之不出(男子)、插之不入(女子)。

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男內女外,堅拒勿出,謹守勿內,是謂得氣」(互文修辭,即男內:堅拒勿出,女外:謹守勿內,是謂得氣)。

男子為陽,氣常在外;女子為陰,氣常在內。男子的得氣反應是組織希望針留在裡面,女子則希望針擋在外面。

當針刺入以後,在男子身上若指下感覺到針被組織固持在該處不想被拔出來(進針操作時先深而淺,確認提之不出),或是在女子身上感覺到針被擋住進不去只能守在外面(進針操作時先淺而深,確認插之不入),那就是得氣了,方能進行後續補瀉操作,以調控營衛。

提與插,是在同一針位極小幅度的操作,也是後世燒山火透天涼複式刺法的基礎。若要讓虛脈經氣變實,則在得氣後行針做補的刺法;而要讓實脈經氣變虛,則得氣後行針做瀉的刺法。

男子提與女子插的得氣分辨法,是古典陰陽思想指導的表現。以現代而言,只要確認針具在輕提或微插之確認下,有被組織固持住即可。

而古典中得氣的定義,類同後世金元時期竇漢卿在著作《標幽賦》所提的至或未至:「輕滑慢而未來,沉瀒緊而已至」、「氣之至也,如魚吞鉤餌之浮沉;氣未至也,如閑處幽堂之深邃」。

講的是得氣就好比魚吞咬鉤餌之後,於水上下浮沉的感覺,手指可以感受到針若要上下微幅移動是會被組織咬住的,如沉、澀、緊;不得氣的話,就好比閒閒沒事處在深遂空蕩的幽堂裡那樣空虛,如輕滑慢。

氣至

取穴治療後,再次按脈應見到異常脈動逐漸恢復正常,如躁動脈變得和緩(穀氣來援的特性)、實脈力道減緩(大如其故而不堅)、虛脈力道增強(大如其故而益堅),稱為「氣至」(確認觀測指標,即脈相是否改善)。

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所謂氣至而有效者,瀉則益虛,虛者,脈大如其故而不堅也;堅如其故者,適雖言故,病未去也。補則益實,實者,脈大如其故而益堅也;夫如其故而不堅者,適雖言快,病未去也。故補則實、瀉則虛,痛雖不隨鍼,病必衰去」。

分刺法補瀉調氣

古典營衛

分刺法所要調整的目標,是氣穴與分肉之間的營衛之氣。

氣血論下的營衛說認為,衛氣由分腠走到分肉之間(稱肉肓),於體表出入之處為氣穴)。

分腠是皮紋之間、皮與肌、肌與肉、肉與肉、骨節交界之處,分肉則是皮與肉,或肉與肉的間隙,皆是今日的「筋膜」(Fascia) 範疇。可參見上方三刺法所引用的圖解。

五輸穴分刺法

分刺法概要

分刺法起先由穴位點的調氣補瀉開始,後推展至十二經脈與五輸穴的線,接著又延伸成上下表裡內外的經脈連環成為圈,最後擴展為任督、厥陰少陽、少陰太陽、太陰陽明這四大連環構成的立體環繞球,將人視為一個整體,作經脈陰陽平衡調節,以平為期。

若病邪已從外經入裡,成為五臟六腑的實質器官病變,則應取膺與五臟背輸或六腑下合穴治療;而若有結絡積聚等致使六經上下內外不通,則應解結或募刺等治療。

至於在背輸、下合穴、募刺、解結等局部治療完成後,皆應重新回到分刺調經(六經調者,謂之不病,雖病,謂之自已也)。整體調氣平衡陰陽,為古典針灸治療之本。

當然,古典針灸除了特別重視的調氣、解結以外,也有紀錄一些能快速應用的經驗治療,如脹取三陽,飧泄取三陰、病在上者下取之;病在下者高取之;病在頭者取之足;病在腰者取之膕⋯⋯等,亦有各病專論(如寒熱病、癲狂病、熱病、厥病、雜病等)治法,以及局部多針刺法(傍刺、齊刺、揚刺、圍刺)等,而我們醫者也都可以參酌使用。

氣穴補瀉(最早的迎隨補瀉)

氣穴補瀉是為了調氣,而調氣是怎樣的概念呢?

《針經・九鍼十二原》:「麤守關,上守機,機之動,不離其空。空中之機,清靜而微。其來不可逢,其往不可追。」。

這段文字記載,針刺手法試圖從得氣達到氣至的過程,將其比喻為發動「氣機」,就像在調控機關中可以扳扣的扳機一樣,氣機的發動如同掛上弓弦後的弩機,我們讓扳機轉向不勾住弓弦的放空瞬間,可以感受到其鬆緊振動之力,如此得知氣的虛實,藉此調整我們行針的輕重徐疾。

行針以發動氣機的過程,需要內心清淨才能感受手下細微。一旦得氣以後,針刺者必須意守這個位置作補瀉之法,並密切注意守住氣而不要丟失了。

《針經・九鍼十二原》:「往者為逆,來者為順,明知逆順,正行無問」。

如果得氣在操作(調控氣穴之氣機)途中就先行發生了(稱為來者,順也),屬於氣盛,要做瀉法奪之,這樣就會讓它變虛;若操作許久才有勉強得氣的狀況(稱為往者,逆也),屬於氣虛,要做補法濟之,這樣就會讓它變實。

《針經・九鍼十二原》:「知機之道者,不可掛以髮。不知機道,扣之不發。知其往來,要與之期」。

所以懂血氣之道(機之道)的人,懂得判斷發針補瀉的時機,不會過早或過慢(不可掛以髮,指時機不能有絲毫偏差);而做了扣扳機的動作卻發不動,說的則是不懂補瀉的意思。

能感受針下組織反應出氣的往來,才能做出適合對方身體所需的針刺操作。

針灸原理(共振觀點)

而在郭育誠醫師所著《上池之水——漢醫的祕密》書中【針灸與經絡的祕密】這一章提到,根據王唯工教授提出的實驗成果,經脈就是同一共振頻率(諧波)的器官或組織構成的集合,而穴位(指氣穴)為弱共振腔,五臟六腑為強共振腔。

實驗中發現針刺或灸改變了穴位的共振條件,進而影響經脈上血液流體動力學的狀態(徑向共振理論);類似的結果也可以在中藥與方劑的實驗中確認。

古典所稱的「經脈」系統,在現代醫學中可以換句話說為「描述身體循環共振系統的語言」,屬於物理波動觀下的世界,兩者間能互相轉換。

以實驗結果來看,血壓諧波 H0 可對應為手厥陰心包經(可代用心經)、H1 為足厥陰肝經、H2 足少陰腎經、H3 足太陰脾經、H4 足太陰肺經等五臟的經脈;而高頻部分,包括第五諧波到第十諧波,則分別為 H5 對應足陽明胃經、H6 足少陽膽經、H7 足太陽膀胱經、H8 手陽明大腸經、H9 手少陽三焦經、H10 手太陽小腸經。

故穴位調氣操作,可視為在調節全身的循環共振系統。補與瀉,可想作是在調整機械錶中陀飛輪共振結構下,其平衡輪(擺輪)的正轉或逆轉,雖然方向不同,但皆是為了改善共振效率,讓身體的亂度收斂。

故古典中用於「氣穴調氣」的針刺「補瀉」法,與刺激強度或刺激量無關,也與症狀表現無關,而是指調節氣機的平衡與運轉方向,調節太過與不及重回平衡,相當精細巧妙。至於後世所出的「平補平瀉」,指的是僅以下針位置調配人體整體氣的分佈,讓對方身體自行運作修復。

機械玩具體驗

如果看至此還不大懂補瀉的概念,推薦有興趣可以花時間組裝一下由烏克蘭自推進玩具廠商 Ugears 所推出的「宇宙仰望者 Sky Watcher」陀飛輪玩具。

它是由兩個主要構件組成,一個是在下方累積與輸出動力的發條(即人體中的命門原氣系統),一個在是上方設定擺動頻率、決定走時快慢的陀飛輪本體(即人體中的經脈共振系統)。

而在組裝陀飛輪時,其「振動機構」(含平衡輪(擺輪)balance wheel 與彈簧 spring )以及「擒縱機構」(含擒縱叉 pallet-lever 與擒縱輪 escapement wheel)間的互動關係,會影響整個系統是否得以良好頻率運作。

在組裝完成後,會有一度需要反覆調整與排除陀飛輪問題的階段,最終時鐘才得以正常運作。而調節經脈氣穴補瀉,就類似在調節平衡輪與擒縱輪卡住的陀飛輪,要迎之隨之,以意和之,貼合其運作需求,使其重回運轉之姿。

徐疾補瀉

《針經・九鍼十二原》:「刺之微,在速遲」,又說「大要曰:『徐而疾則實,疾而徐則虛。言實與虛,若有若無。察後與先,若存若亡。為虛與實,若得若失』」。

《素問・小鍼解》解釋為:「徐而疾則實者,言徐內而疾出也。疾而徐則虛者,言疾內而徐出也」,即緩慢穩定徐入針、快速動搖疾出針可以讓氣虛的位置變實,快速進針、慢速出針可以讓氣實的位置變虛,是針刺速度在補瀉上的應用。

言實與虛,若有若無,指的是經脈氣實與經脈氣虛,一個有氣,一個無氣;察後與先,若存若亡,指的是針刺之後與之前都需要診脈(確認觀測指標有無改變),確認針刺手法後,脈氣實與虛的狀態還有沒有在,消失了沒;為虛與實,若得若失,指的是做出調整虛脈與實脈的針刺手法後,要使其有所得(補法),或使其有所失(瀉法)。

讀至此,請注意到徐疾和提插,是互相連動的針刺補瀉手法,亦是複式刺法的基礎。

呼吸補瀉

《素問・離合真邪》:「吸則內鍼,無令氣忤,靜以久留,無令邪布,吸則轉鍼,以得氣為故,候呼引鍼,呼盡乃去,大氣皆出,故命曰瀉」。

我們知道人體內氣由肺輸送,每次呼吸都孕育新氣與代謝舊氣,其中吸入時全身之大氣由上往下流入(氣量增加),呼出時大氣由下往上流出(氣量減少)。

為了協助泄出邪氣,在吸氣時進針,能不讓氣違逆不順,操作針時靜以久留,才不會擾動邪氣而散布到其他地方;而每當吸氣時轉針,是為了方便得氣;當呼氣快結束時,一併出針,可以協助身體讓邪氣隨著全身大氣一同排出。

《素問・離合真邪》:「必先捫而循之,切而散之,推而按之,彈而怒之,抓而下之,通而取之,外引其門,以閉其神」。

下針前先捫、切、推、彈、抓要針的部位(假想的門)催一下真氣,這些動作就像我們從外面叩門,裡面的氣血就關在門內等候著。上述、切、推、彈、抓,則為經脈氣不足時的催氣手法。

若想要深入瞭解催氣手法,可以參考名老中醫張縉歸納的「揣爪循攝」單式刺法影片。

《素問・離合真邪》:「呼盡內鍼,靜以久留⋯⋯其氣以至,適而自護,候吸引鍼」。

若要留住真氣為補,就反過來操作。等呼氣快結束時進針,靜以久留,是為了等氣至。等到針下有氣至反應(期待針下感受為徐而和)後,在吸氣時出針,好保護真氣不要洩出,留在原地。

出針開闔補瀉

《針經・終始》:「補瀉:一方實,深取之,稀按其痏,以極出其邪氣;一方虛,淺刺之,以養其脈,疾按其痏,無使邪氣得入」。

經脈氣實,深刺,出針後稍微按住下針位置(稀按其痏),以盡可能讓邪氣盡出,協助對方身體排除下針位置的邪氣。

經脈氣虛,淺刺,出針後快速按住下針位置(疾按其痏),經脈裡面虛弱的精氣比較不會跟著跑出來,可以補養經脈,只獨出邪氣。

深淺補瀉

當經脈受邪而脈相實疾時,想要讓經脈內的營氣出衛就要深刺,深刺就是瀉法。

而經脈氣虛,使得脈相虛徐時,再深刺只會讓病變得更加嚴重,這時就要淺刺而不瀉營氣,淺刺臥針是針衛氣,就是補法。

古典中的深淺,以假想的經脈脈管所在位置為基準,臨床上則可參考五輸穴周邊的動靜脈管,淺在真皮下脈管之上,深則在脈管表面上或旁側。

《難經・七十一難》:「經言刺榮無傷衛,刺衛無傷榮。何謂也?」,「然:針陽者,臥針而刺之;刺陰者,先以左手攝按所針滎俞之處,氣散乃內針」。

針刺經脈陽表的衛氣時,要臥針而刺;針刺經脈陰裡的營氣時,先用左手攝按所要針的五俞穴位置,在表面衛氣散去後再進針。

綜看上述補瀉手法有很多,而學習古典針灸的各位,只要記住「密切觀察、貼合對方身體所需」這個要訣,在嘗試各種古典補瀉法後,再從中選擇適合自己、自己用起來開心的補瀉法即可。

經脈子母補瀉(子母補瀉作迎隨補瀉)

《難經・七十九難》依據五行生剋子母補瀉理論,進一步發展了經脈調氣法。如果要對經脈之氣迎而奪之,可以利用五俞穴瀉其子;如果要對經脈之氣隨而濟之,可以透過五俞穴補其母。

假如今天是心脈病,心屬火,陰經的五俞穴井、滎、俞、經、合穴為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。

土為火之子,瀉手心主心包經(心包代火受過)俞穴(大陵穴),是迎而奪之;補手心主心包經井穴(中衝穴),是隨而濟之。

而實虛,則代表經脈脈相的牢或耎(軟),氣來實牢是「得」,氣來耎虛是「失」,所以說若得、若失。

經脈循行補瀉(針芒方向迎隨補瀉)

《難經・七十二難》:「經言能知迎隨之氣,可令調之;調氣之方,必在陰陽,何謂也?」,然:「所謂迎隨者,知榮衛之流行,經脈之往來也。隨其逆順而取之,故曰迎隨。調氣之方,必在陰陽者,知其內外表裏,隨其陰陽而調之,故曰調氣之方,必在陰陽」。

這裡說迎隨,就是要利用營衛之氣的逆順狀態相互調整,如氣從經脈外走入經脈內,就是由衛入營,而氣從經脈內走出經脈外,就是由營出衛,而根據逆順的想法來取氣,就稱為迎隨。此處指針芒方向迎隨補瀉。

調氣都是在調陰陽的平衡,所以要知道內外、表裏這樣的局部陰陽關係並根據調整,所謂調氣的方法都是在調陰陽與營衛。此處指經脈循環調陰陽補瀉,後面會再解說。

體表衛氣循行模型

在《針經》、《難經》確立經脈循行方向以前,如馬王堆出土的兩種帛書《十一脈灸經》,尚未有《針經・脈度》如環無端、周流不休的概念,皆是以四肢末端有脈動處為起點,止於四肢近心端(向心性),且尚未與內臟有所聯繫。

而《針經》與《難經》思想,則依據天體運行的陰陽雌雄模型,建立了經脈循行系統,即「經脈連環」思想,其衛氣體表循行為:手三陰經由胸走手,手三陽經由手走頭,足三陽經由頭走足,足三陰經由足走腹胸。

如果我們以為左右循行方向相同來看,舉手經為例,若陰經皆由胸走手、陽經皆手走頭,則胸部手陰經之氣終將掏空,頭部手陽經之氣終將爆滿;足經亦同,頭部足陽經空虛,胸部足陰經脹滿,流注必然無法完成循環。故左右循行必須相反,手經、足經才能滿足周流循環。

衛氣巡行體表之經脈連環
此為《針經・逆順肥瘦》所載之衛氣循行體表之經脈連環模型。以左側雄行論之,手之三陰,從臟走手;手之三陽,從手走頭;足之三陽,從頭走足;足之三陰,從足走腹。若再以活子時而論,活午時後循行方向應相反。

《針經・逆順肥瘦》所述為陽性的左側雄行(古以天左行之雄為主),而右側應相對類推;至於陰性要再反過來,為右側雌行,古人僅指單獨抽出陽者作為循行模型討論,其餘類推。

而根據祝華英道長《黃帝內經十二經脈揭秘與應用》的內觀經驗指出,以單側來看四肢肘膝以下的經脈衛氣循行,確實左右側方向相反,而且會正向、負向雙向交替運行。

每行一個呼吸之時,其左側約正運行二次、負運行二次,右側亦正運行二次、負運行二次。故男子取左側雄行、女子取右側雌行而論,是為了得到更大程度的陰陽相應。

衛氣的節律類似於太陽,所以衛氣在人身體上運行時,大概也可以分為陽氣逐漸上升的上午,和陽氣逐漸下降的下午。午前、午後針芒選用方向不同,目的也是為了陰陽相應,讓天之陽氣影響人相應衛氣的幅度達到最大效果。

若根據《針經》經脈連環循行方向理論,如果想要對衛氣的影響發揮到最大,那麼理想上對於男子而言,就要在人清醒時期陽氣逐漸上升的前半段,循著左手陽經升、右手陽經降、右手陰經升、左手陰經降、右腳陽經升、左腳陽經降、左腳陰經升、右腳陽經降的陽升運行方向,去影響經脈;而人清醒時期陽氣逐漸下降的後半段,則反過來看。

我們可以根據此衛氣循行體表的子午流注模型,以分刺法做針芒方向的迎隨補瀉,針芒逆向迎之為瀉,針芒順向隨之為補。如此達到經脈補瀉、甚至是經脈循環陰陽表裡補瀉。

太陽只要出來,影子都會落下,中午前後改變的只有投影方向。理想上的升陽降陽循行方向模型,改變的是對衛氣提升或降低的影響。例如男子睡前扎陽升方向模型,或許讓人會更加清醒一些;剛起床扎陽降方向模型,也許讓人再昏沉一些。

所以,理論上在患者身上所有下的針,只要是遵循同一個方向模型,不要混用都可接受,一樣是影響衛氣;但可能有上述清醒與昏沉的影響,長久反向操作可能對體質虛弱、較無法自我調節的患者有不良反應。

意至氣至

醫者意也

基於生物電磁能量場之間會交流影響,神層次的意念訊息也會帶入氣的波動之中(可想作是 WiFi 或數據傳輸)。

醫者本身最好雙腳踏實接地(接引大地負電),將身體調整到動作姿態中正的位置,以至誠之心專注於下針一事,別無所求,其他層面的運作就全部安心交給大宇宙與患者自己。

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必端以正,安以靜,堅心無懈」。

所謂醫療,就是醫者在靜心狀態下,以其技術引導協助患者自我療瘉而已。

《針經・官能》:「語徐而安靜,手巧而心審諦者,可使行鍼艾,理血氣而調諸逆順,察陰陽而兼諸方」。

在醫者為患者進行針刺治療時,先診脈判定陰陽盛虛,再決定如何對經脈調陰陽,接著下針進入氣穴調氣。

在針刺調氣前,可以先在心中設定本次治療所要改善的部位(即設定治療目的與真氣流入後的走向),接著依據各種針法如實操作。

要記住心法是,在針刺過程中放鬆(恬惔虛无,真氣從之)而專注(如臨深淵,手如握虎),請信任更偉大而寬廣的存在,把一切交給上天(真氣者,所受於天),並銘記不要混入想要把對方疾病治療好、或是讓對方減輕症狀之類的雜念與想法。

若有雜念,會涉入自己的意念強行介入,與上天的真氣失去連結,容易受醫者元氣與患者病氣交流的問題影響(能量交流,例如高流至低,或等量交換)。

古典中所謂針刺調氣,只是在調配逆順出入之會(邪所客居、經氣虛之氣穴)的營衛,行補法讓衛氣入營,行瀉法讓營氣出衛;而當患者經脈之氣重新平衡後,邪氣自然離去,而非醫者趕走病邪。

治療結果如何,在醫者密牢貼合患者所需(神在秋毫,屬意病者)之後,全交由對方身體與上天決定。

再請記住,病來山崩土石流,治病層層撥洋蔥。想達到完全無病無痛,並非人生常態,亦不該是醫者應追尋的目標;而是一次又一次,陪伴患者自我療癒,協助消除引起不適的根源,以回歸日常的生活之中。

古醫家需要練導引(氣功之外功),例如八段錦、五禽戲等,或是打坐(氣功之內功),一方面是要讓醫者有能力可以調節身體排除病氣,一方面是要讓醫者更容易進入靜心狀態,與上天的真氣共鳴。

如此一來,進入靜心狀態的醫者,若能貼合對方身體所需(迎之隨之,以意和之)操作針(如徐疾速遲、順逆捻轉等手法)、引導真氣流通得當,且對方身體運作得宜,就會自然發生氣至病所的經脈感傳現象。

真氣將由上天流向醫者,再經由醫者針刺之手,透過觸壓的手與針流向患者病灶處;並引發患者身體共振進入自癒狀態(守機、守神)。

氣至病所

根據胡翔龍在【循經感傳現象研究的現狀和問題】(針刺研究, 1981)中指出,以低頻電子脈衝刺激井穴或原穴,在 63228 人中有 78% 出現循經感傳現象。

而循經感傳有穩定性,有 86.7% 感傳路線與經脈圖大約一致;也有其可變性,該刺激之感傳趨向病變器官處,為氣至病所生命現象於現代的再驗證。

單式刺法

提插補瀉

《難經》七十八難說:「得氣因推而內之,是謂補;動而伸之,是謂瀉」,代表下針後,氣因推而內之(穩推針往內插入)為補,因動而伸(擾動針往外提伸)之為瀉。

我們可以簡單想成,安定地由外而內是補(調整衛氣往裡去,會熱),擾動地由內而外是瀉(調整營氣往外去,會寒)。徐疾、提插皆是複式刺法燒山火、透天涼的基礎。

若想要深入瞭解提插補瀉,可以參考名老中醫張縉歸納的「進退提插」單式刺法影片。

捻轉補瀉

人體位於北半球時,醫者右手指順時針捻轉為推(又稱龍眼),為補;逆時針轉為伸(又稱鳳眼),為瀉;南半球反之。

古來一直都有天氣下降、地氣上升的說法,以北半球為例,低氣壓中心的氣旋是逆時針旋轉,周邊氣流往低氣壓中心流注並旋轉向上(右手拇指向上,四指旋轉方向為逆時針),而高氣壓中心則帶出順時針的氣旋,中心氣流往周邊四散;南半球相反。

所以,如果我們身在北半球,當以右手順時針捻轉時就會創造出一個往下降的氣流勢,逆時針捻轉就產生往上升的氣流勢。

古典針灸發展於北半球,因此以北半球觀察到的氣旋經驗,來推論捻針的順時針轉、逆時針轉效果,即右手出大指順時針捻轉為補,收大指逆時針捻轉為瀉。

操作時的順逆捻轉幅度,以及捻轉次數,一樣應密切注意針下反應,以貼合對方身體所需。

若想要以最大程度貼合對方身體,則每一次的捻轉補瀉操作,其順逆轉應完全以意和之,故每做一次順逆皆要觀測。

即有時身體所需要的順逆,會依據針所在的層次而有所不同,例如順、順、順、逆、逆、順等,或是順、順、逆等,變化有無限種可能,操作直至不再需要以針刺動作回應時則止。

而針刺完畢出針過程,同樣需視身體所需調整順逆轉,直至針離開為止。

複式刺法

複式刺法的存在,是為了解結,以暢通經脈之氣流通,故只有在特殊情況下需要,請視臨床所需而為之。

催氣刺法

子午搗臼

《金針賦》:「水蠱膈氣,落穴之後,調氣均勻,針行上下,九入六出,左右轉之,十遭自平」。

子午搗臼,是針對穴位催氣。在押手的配合下,搭配刺手直刺,先緊按左轉九下,一邊捻轉一邊進針,然後慢提右轉六下,一邊捻轉一邊提針。

決痛針法亦可利用子午搗臼。

龍虎升騰

龍虎升騰,是眾多複式刺法催動經脈經氣的基礎形。在押手的配合下,搭配刺手臥針平刺,左、右捻轉的針刺操作。

先左轉九下,一邊捻轉一邊進針,然後右轉六下,一邊捻轉一邊提針。而押手按之在後,使經氣向前傳導,按之在前,使經氣向後傳導。亦可同時配合彈針、弩針等。

通關過節飛經走氣

若有結絡阻滯下針之處氣的傳導,而使經氣不能流通時,可以進一步利用四象刺法,以利通關過節、飛經走氣。

青龍擺尾

《金針賦》:「如扶船舵,不進不退,一左一右,慢慢撥動」。

針至穴位淺部,先以手將針扳倒作弩,將針尖朝向病處,一左一右慢慢搖動針柄,淺而大搖,是慢慢搖動的刺法。

白虎搖頭

《金針賦》:「似手搖鈴,退方進圓,兼之左右,搖而振之」。

針至穴位深部,並根據押手關閉穴位經氣上行或下行路徑,以調控經氣傳導方向,進圓退方時深而小搖,是快快振動的刺法。

蒼龜探穴

《金針賦》:「如入土之象,一退三進,鑽剔四方」。

將穴位針刺方向,分為上、下、左、右四方,每個方向都分三部進針以探尋針感,然後一次退針後,再重複操作另一個方向,直到有針感時得以進一步操作。

赤鳳迎源

《金針賦》:「展翅之儀,入針至地,提針至天,候針自搖,復進其源,上下左右,四圍飛旋」。

針至穴位深部,再提至淺部,接續重複作至深部、至淺部的大幅度提插(或可在押手守氣下,用搓法搓磨針作刺激,實搓虛交替,可以虛搓為主),直至氣滿自搖時,進一步以飛法取涼。

飛法由下而上,以鳳眼逆時針搓、摩針柄螺紋,並反覆操作直至取涼。

若想要深入瞭解搓法與飛法,可以參考名老中醫張縉歸納的「搖盤捻搓」與「掛彈飛摩」單式刺法影片。

做四象針法時,亦可再進一步搭配呼吸補瀉,《金針賦》:「若病在上吸而退之,病在下呼而進之」。

取熱取涼

燒山火

適應情況:有難解的頑麻冷痹部位。

《金針賦》:「先淺後深,用九陽而三進三退,慢提緊按,熱至,緊閉插針,除寒之有準」。

將預定針刺深度定位分為天、人、地三才分部,由淺入深分三部進針,在每一部都作緊按慢提九次,依此反覆操作幾遍,至患者病位或全身有溫熱感時出針,並閉按下針處。

若想要深入瞭解燒山火與透天涼,可以參考名老中醫張縉歸納的「燒山火與透天涼(一)」與「燒山火與透天涼(二)」複式刺法影片。

透天涼

適應情況:有難解的肌熱骨蒸部位。

《金針賦》:「先深後淺,用六陰而三出三入,緊提慢按,徐徐舉針,退熱之可憑」。「皆細細搓之,去病準繩」。

將預定針刺深度定位分為天、人、地三才分部,確認進針至地部得氣後,由深至淺分三部退針,在每一部都作緊提慢按六次,依此反覆操作幾遍,至患者病位或全身有涼感時出針,不需閉按下針處。

若想要深入瞭解燒山火與透天涼,可以參考名老中醫張縉歸納的「燒山火與透天涼(一)」與「燒山火與透天涼(二)」複式刺法影片。

應穴刺法

《針經・背輸》指出:「欲得而驗之,按其處,應在中而痛解,乃其輸也」,即醫者可以查按輸穴作驗證(以尋按背輸穴為觀測指標),依其是否能改善病況,來找出能夠使病症消失,或明顯減輕的有效治療點

背輸穴

背部輸穴是應穴刺法的重要應用,也是今日治療臟腑器官實質變病時的常用穴位。而在《針經》成書的時代,針刺背輸則有其風險,故古典中建議改用艾灸治療。

以背部輸穴的規律簡單而言,肺病就在肺對應的體表局部取穴,腎病就在腎對應的體表局部取穴,依此類推。

五臟背輸穴所在位置有多種說法,而較正統與被廣泛認可的,是在背正中線旁開 1.5 寸處。此線所過,其內部有重要臟器如心、肺等;而較安全的取穴方式,則是盡可能靠近脊柱取穴,如華佗一派取背輸穴的方法,即是以中線旁開 0.5 寸為穴位,稱為「華佗夾脊」。

要留意古典在判斷背輸穴時,所謂「椎下」,是以大椎骨(低頭時後項部突起的高骨處,即 C7)為起點,記為 0;其下方才是第一椎、第二椎⋯⋯等,至肩胛下角水平對應第七椎,至髂前上棘水平對應第十六椎。

常用的五臟背輸穴為三椎下肺輸、五椎下心輸、九椎下肝輸、十一椎下脾輸、十四椎下腎輸(可以背誦「三、五、九、一、四,肺、心、肝、脾、腎」方便記憶)。

另外,背部值得一提的穴位,還有可治療長期低頭勞累、緩解背部酸痛僵硬的天宗。

天應穴

在應穴法中,如該有效點為經脈輸穴(經輸)時,稱為「應穴」,而不是經輸時,則稱為「天應穴」。除了背輸穴外,亦可擴展至全身上下應用。

針刺前,我們可以先觀察脈相異常所在(可依脈診找出病變的對應經脈,或是診察出病變位置的經脈,有各種方法),接著再找出能使病痛消除的反應點所在。

反應點有各種查找法,例如譚針的天應穴平衡針法系統,在採用古典針灸診療觀點後的針刺一二三,其步驟為:1. 診斷十四經病變經脈,2. 找出平衡經脈,3. 找出平衡經脈上的全息應穴或天應穴,或是遠絡醫學、臟腑別通、扁鵲神針等,都有各自的查找法系統。

微針系統

現代也有許多利用身體的特定局部區域,以診察或治療全身各部位病症的方法,稱為微針系統;其中有耳針、頭皮針、腹針、頰針等,廣為盛行。

從1957年法國諾傑耶 (Nogier) 醫師發表耳穴診療系統以來,後續經歷幾十年的研究與實踐證明,耳穴診斷所出現的陽性反應處、壓痛點、低電阻點等病理反應點,同時也正是治療疾病的刺激點。

調陰陽之終始三針療法

我們可以把人的氣場想作是一個圓環,圓環裡有氣在流動,就如流動的水。

再將圓環分為六個區段(六經),其中一個區段水流很大、很多,即氣太過時,若給予一個逆向的力道,就能減少局部太過的發展;如果水流很小、很少,即氣不足時,給予一個順向的力道,則能增加不足的動能,調配整個圓環不同區段間的水流分布。

若集中單看其中每一個小區段,也各自有表層的陽與裡層的陰兩者(六經表裡);當表陽太過不降,或裡陰太過不升時,我們分別以逆向的力道降低,或給予順向的力道提升來平衡。

透過這些做法,我們就能調配圓環裡不同區段之間的氣,或是局部區段內各自的表裡關係。這就是經脈循環調陰陽的概念精神。

經脈循環補瀉(調陰陽)

《難經・七十六難》:「何謂補瀉?當補之時,何所取氣?當瀉之時,何所置氣?」,以針作局部調整時,補法所補,取的是哪裡來的氣?瀉法瀉氣之後,氣的缺口又要從哪裡放氣進去?

然:「當補之時,從衛取氣;當瀉之時,從榮置氣」,補法淺刺,是從衛氣取得,瀉法深刺,是從營氣放入(談內外)。

「其陽氣不足,陰氣有餘,當先補其陽,而後瀉其陰;陰氣不足,陽氣有餘,當先補其陰,而後瀉其陽。榮衛通行,此其要也」,切脈發現陽經虛陰經盛的時候,先補陽經再瀉陰經;陰經虛陽氣盛的時候,先補陰經再瀉陽經(談表裏)。

以上就是調整經脈營衛之氣通行的要訣。

調配經脈連環

《素問 · 離合真邪》:「經言氣之盛衰,左右傾移,以上調下,以左調右,有餘不足,補寫於滎輸,余知之矣。此皆榮衛之傾移,虛實之所生,非邪氣從外入於經也」。

在血氣論分刺法指導理念下,行針的目標不在於驅邪,而在於調配逆順出入之會(邪所客居、經氣虛之氣穴)的營衛,行補法讓衛氣入營,行瀉法讓營氣出衛,當經脈之氣重新平衡後,邪氣自然離去。

也就是給予邪(干擾場)所客居之經脈帶有目的性的機械性刺激,嘗試讓自律神經系統重新回復平衡狀態;同時也暗示經氣虛實的補瀉,可以另外透過治療其他經脈,或刺激應穴(治療的高槓桿點),來達成整體陰陽平衡。

以下所載的《針經・終始》經脈連環調陰陽三針療法解讀,以及前述「體表衛氣循行」之流注模型,皆歸功於潘曉川醫師提出的經典中醫自洽課程,而本文依據其教導延伸解說與評論,以方便醫師讀者理解古典針灸。

經脈循環營氣周流

《針經・終始》編者所推崇的人迎脈口脈法,是取同一條足陽明經上的人迎跗陽(足陽明脈口),兩者上下相較以定盛。

在《難經》獨取寸口盛行後,終始篇的人迎脈口脈法已失傳。在今日臨床上的應用,則可以依據古典陰陽理論變通,並套用至寸口脈上使用。

在古典針灸的陰陽思想指導下,男以左為正,女以右為正。男子為陽(雄者左行,由左而右),女子為陰(雌者右行,由右而左)

此陰陽與左右之思想,可參見《針經・五色》:「能別左右,是謂大道;男女異位,故曰陰陽」、《素問・陰陽應象大論》:「天地者,萬物之上下也;陰陽者,血氣之男女也;左右者,陰陽之道路也」、《素問・大奇論》:「男子發左,女子發右」、《素問・玉版論要》:「色夭面脫,不治,百日盡已。脈短氣絕死,病溫虛甚死。色見上下左右,各在其要。上為逆(脈氣往上,氣上逆),下為從(脈氣往下)。女子右為逆(脈氣往右),左為從(脈氣往左);男子左為逆(脈氣往左),右為從(脈氣往右)」等,都能見到陽者氣之道由左至右,陰者氣之道由右至左的說法。

陰者與陽者左右相反,女子的正邊則換到右手。這也是王叔和《脈經》裡記載〈脈法贊〉說左大順男,右大順女的原因。

生命體的左與右鏡像現象

在有機化合物中,也觀察到鏡像異構物的現象。定義若此異構物在偏振光下會讓光向右順時針旋轉,為右旋異構物(使光往右旋)(dextrorotation, d-type);以及讓光向左逆時針旋轉,則為左旋異構物(使光往左旋)(levorotation, l-type)。

而一般在沒有測光旋的情況下,則多以費雪 (Hermann Emil Fischer) 提出的「費雪投影法」(Fischer projection) 與甘油醛之立體結構相比,而冠以大寫「D-式」(右式,Dexter)及「L-式」(左式,Laevus)來區別具有鏡像對稱的鏡像異構物,與實際對極化光之右旋或左旋沒有直接關聯。此外,光旋性也會因為有機化合物狀態的變化而改變。

實驗發現,地球上所有生命體的 DNA 分子皆是右式,以及幾乎所有的氨基酸皆是左式。

現代人迎脈口診法

臨床脈診時,我們可以先雙手同時候診六部脈,若男子左手三部脈的脈相,皆較右手三部寬大,則可視為人迎盛;反之,若右手三部脈皆較左手寬大,則可視為脈口盛。

接著找出其中最明顯太過或不及的獨處。例如人迎盛,則找左手三部最浮而寬大者,或右手三部最沉而細小者;而脈口盛,則找右手三部最浮而寬大者,或左手三部最沉而細小者。

接著依該部脈所在的寸關尺,推斷十二經脈中的哪一組經脈連環最失衡。

由於十二經脈同時存在於人體左右兩側,依天人地相應理論,雙寸同時可以看金、火,即手太陰、手陽明、手少陰、手太陽;雙關同時可以看木、土,即足厥陰、足少陽、足太陰、足陽明;雙尺同時可以看水、相火,即足少陰、足太陽、手厥陰、手少陽。

接著再依陰陽雌雄觀來看,天左旋、地右動,陽者五行相生由左向右行(先左下而上,再右下而上),陰者五行相生由右向左行(先右下而上,再左下而上)。陽者為雄,木在左方為東升,金在右方為西降;陰者為雌反之,木在右方為東升,金在左方為西降。

陽者:左升,象地氣上升(地之水化為氣,如水的蒸發作用),故左主血;右降,象天氣下降(天之氣化為水,如雲的降雨現象),故右主氣。

所以,陽者左手由下而上為水、木、君火,右手由下而上為相火、土、金。同時,雙寸天部,左火剋右金為一對陰陽;雙關人部,左木剋右土為一對陰陽;雙尺地部,左水剋右火為一對陰陽,即左手為陽右手為陰,類似五俞穴陰陽經的剛柔並濟五行安排。

經脈連環營氣周流示意圖,四連環為任督脈周流,故論至四盛為止

故男子左手寸關尺,依序對應為:手少陰(二連環)、足厥陰(一連環)、足太陽(二連環);右手寸關尺,依序為:手陽明(三連環)、足太陰(三連環)、手少陽(一連環)。

女子反之,右手寸關尺,依序對應為手少陰(二連環)、足厥陰(一連環)、足太陽(二連環);左手寸關尺,依序為手陽明(三連環)、足太陰(三連環)、手少陽(一連環)。

人迎一盛,病在足少陽,一盛而躁,病在手少陽(右尺)。

人迎二盛,病在足太陽(左尺),二盛而躁,病在手太陽。

人迎三盛,病在足陽明,三盛而躁,病在手陽明(右寸)。

脈口一盛,病在足厥陰(左關);厥陰一盛而躁,在手心主。

脈口二盛,病在足少陰;二盛而躁,在手少陰(左寸)。

脈口三盛,病在足太陰(右關);三盛而躁,在手太陰。

總而言之:人迎一盛病在少陽,二盛在太陽,三盛在陽明,若盛且躁在手經,四盛溢陽而外格;而脈口一盛在厥陰,二盛在少陰,三盛在太陰,若盛且躁在手經,四盛溢陰而內關。

依此原則,參酌雙手寸口脈診,以判定何組經脈連環(少陽厥陰一、太陽少陰二、陽明太陰三、任督四)陰陽失衡。

若相較不盛不虛,人迎、跗陽上下相應(今日則為雙手寸口脈沒有某一側皆大於另一側的情況),則陰陽不相移,不適用終始篇調陰陽三針療法,是十二經脈本經自生病。

再回到周身遍診法,根據十二經脈常見之是動病、所生病查找確認,並取之本經。現代亦可用獨取寸口法對應,查獨處取是動經脈治療。

除了上述依雙手脈診判斷失衡程度最大的經脈連環以外,亦可用其他方法來確認最需要治療的經脈病位,例如現代可利用經脈血壓計作血壓諧波變異數分析,或是依照《傷寒論》分六經的概念去判斷等等。

《針經・終始》調陰陽三針療法

〈終始〉:「陰盛而陽虛,先補其陽,後瀉其陰而和之。陰虛而陽盛,先補其陰,後瀉其陽而和之」,其中詳細談到人迎盛(陽盛)、脈口盛(陰盛)時,經脈連環相表裏的陽、陰經要二瀉一補,還是陰、陽經要二補一瀉,以及連頻率是要一天一次、兩天一次,甚至一天兩次都寫了出來,摘錄如下給各位參考。

人迎一盛,瀉足少陽而補足厥陰,二瀉一補,日一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

人迎二盛,瀉足太陽補足少陰,二瀉一補,二日一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

人迎三盛,瀉足陽明而補足太陰,二瀉一補,日二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

脈口一盛,瀉足厥陰而補足少陽,二補一瀉,日一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

脈口二盛,瀉足少陰而補足太陽,二補一瀉,二日一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

脈口三盛,瀉足太陰而補足陽明,二補一瀉,日二取之,必切而驗之,躁取之上,氣和乃止。所以日二取之者,太、陽(太陰、陽明)主胃,大富於穀氣,故可日二取之(一天可以扎針兩次)也。

陰盛而陽虛,先補其陽,後瀉其陰而和之。

陰虛而陽盛,先補其陰,後瀉其陽而和之。

那麼如何做到經脈連環的補瀉呢?醫者可以依照經脈衛氣循行體表的方向,以針芒順逆深淺刺來調配各經脈的營衛盛虛,以恢復不同經脈連環之間的陰陽關係平衡。

以人迎一盛為例,陰虛而陽盛,先補其陰一針,後瀉其陽二針。

人迎一盛,病在足少陽與足厥陰連環,可以補足厥陰肝經之母水穴一針,曲泉;瀉足少陽膽經本輸穴,足臨泣,或子火穴,陽輔,二針,或其標本、根結之起止(足竅陰、聽宮或聽會)穴等。

人迎盛為男子左盛,女子右盛,可取男子左側二針,女子右側二針為瀉;男子右側一針,女子左側一針為補。請依此類推。

至於各連環詳細要取哪三個穴位作組合,則仰賴醫者自行決斷,這裡就不再一一說明。此終始調陰陽三針療法之設計相當精妙,值得各位參考與臨床運用。

筋刺法

現代在鬆解筋膜時,常以更平滑、細利的針具操作瀉法,在肉豐厚之部位,多反覆改變針尖方向作大幅度直刺提插(如《金針賦》蒼龜探穴針法),並重押手以指下感受得到肌筋膜躍動延經脈方向傳導為佳。

而肉較瘦薄之部位,則可在其鄰近處,以針尖指向病處斜刺,在真皮層以下左右掃散或前後撥動(如《金針賦》青龍擺尾針法,又稱浮刺法、毛刺法,是分刺法延伸),以疏通、傳導經氣。

現代針具非常光滑鋒利,想要滯針纏緊組織結構作形針補法較難;可改採電針,調至疏密波,用頻率 3Hz 以上(以患者可耐受為準)。

簡易解結診療法

《難經》延伸結不解,邪氣在體內「留結成積」的理論:身體先是有結,再成積氣或聚氣(合稱積聚),最後化為癰疽

解結是古典針灸治療很重要的一環,《針經・衛氣》說「知六府之氣街者,能知解結契紹於門戶」,代表解結要學會怎麼解胸、腹、頭、脛之結。醫家明白解結刺法後,就能刻招牌立門戶收治患者了。

診氣街之結

脈輪位置與神經叢示意圖,出自1927年 C.W.Leadbeater 著作《Chakras》一書,公眾領域;可參考作為類似氣街概念的側面觀,概分為頭、胸、腹、脛(此處應指軀幹的腿部上游,即骨盆區段,如氣街穴在此區段)四區

在找尋與確認氣街之結時,可以請患者由上而下,依序摸頭頂百會(頭察頭顱)、胸口膻中(胸察胸腔/上焦)、腹部肚臍神闕(腹察腹腔/中焦)、腹股溝氣街(脛察下腹與骨盆/下焦)等四處穴位,以及曾經的疤痕位置,或其他所見結絡等位置後,逐次比較觀測指標前後之改善程度,藉此確認其所在區段。

若確定在頭部,可以取頭部穴位治療;確認在胸口,可以取胸部穴位治療;若在腹部,可再診察腹部積氣,並細查各分部再取穴位治療;若在腹股溝,可取下焦與小腹骨盆穴位或足部下合穴治療;若為疤痕、結絡等,則取對應位置治療。

心肺疾患可取膻中及其上下。胃腸疾患,選肚臍神闕或中脘附近,常用上中下三脘。

足部下合穴為:胃合於三里(足三里),大腸合入於巨虛上廉(上巨虛),小腸合入於巨虛下廉(下巨虛),三焦合入於委陽,膀胱合入於委中央(委中),膽合入於陽陵泉。

絡刺法

刺結絡時,取小絡血脈,刺之使其出血。

《針經・血絡論》:「絡刺者,刺小絡之血脈也」。

決痛針法

治療時需找出「結筋」,指筋的結聚,按之堅硬,多伴隨疼痛。即類似現代所說的肌筋膜激痛點 (Myofascial Trigger Point, MTrP),簡稱激痛點。

重押手

在找出結筋處(如 taut band 緊帶),或按之極痛不可忍處(如阿是穴,按壓時對方會發出「啊!是是是!就是這裡」,但此點並不一定是傳統定義的輸穴,應稱阿是點),或可引發轉移痛之處,以左手按壓使之不得移動,再行針刺。此法又名「決痛針法」,可視為古代的乾針刺法。

後世所出的決痛針法,其描述並未指出不能傷肉節,而且已脫離分刺法調陰陽的範疇(筋急無陰無陽)。再加上現代研究,如1977年 Ronald Melzack 等人的研究指出,認為有七成以上的激痛點與傳統規經的經穴重疊,或許我們可以依此推論兩刺法約略是不同觀點下的類似操作。

現代乾針刺法中,有一派相當注重刺激到激痛點中的敏感點 (sensitive locus),尤以誘發脊髓特殊的局部肌肉跳躍 (LTR, local twitch response) 反射,來使激痛點 (TrP, trigger point) 去活化為目標。

而在古典針灸中,則更重視「氣滿自搖」的循環系統共振增強現象,是現代乾針與古典針灸在技術操作目標上的最大差別。

募刺法

此為氣街診法解結的延伸,確認結落在腹部時,可以再察五臟的積氣,其專用術語與診法如下:

  • 之積:肥氣。位置在左脇下,像覆蓋的杯子一樣,有上下的界線。
  • 之積:伏梁。位置起於肚臍之上,像手臂一樣大,範圍往上到達心下
  • 之積:痞氣。位置在胃脘,像覆蓋的盤子一樣大。
  • 之積:息賁。位置在右脇下,像覆蓋的杯子一樣大。
  • 之積:賁豚從小腹發起,往上的範圍到心下,像小豬突衝的狀態一樣,有時上有時下,沒有一定的時間長短。
心下、左右脇下、胃脘、臍、小腹等區域示意圖。

在《針經》、《難經》的陰陽哲學觀裡,認為男女也能看作一團氣,男子為雄者應天,氣發於左,左升右降;女子為雌者應地,氣發於右,右升左降。故上方所描述的左右位置為男子定義,女子則相反。

募刺法要深刺達腹膜,甚至穿過腹膜(《黃帝明堂經》腹部中線上的募穴深度,是一般輸穴針刺的 5-8 倍,比環跳穴還深 2 倍,深達腹腔),取穴於臟腑、三焦之募(古時針尖圓鈍,針感強、不易刺穿臟器包膜)。

刺道

募刺時,醫者以左手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三指探尋腹部,找出是否有臟腑筋膜匯聚處的結節(募原)、異常搏動點(蛟蛔)等,定好切確之處,以三指或拇指堅持住固定好,令內臟分開、壓出刺道,而右手持長針快速進針直刺,再徐徐刺入結點。

腹腔動脈及其分支,圖出自 Gray, Henry. 1918. Anatomy of the Human Body,公眾領域

陳曉輝醫師在《針經知行錄》中分享其臨床經驗,如果欲針之處貼近後側腹壁,刺手需要棉柔用力持續按壓,若針尖觸及內臟包膜可能引發劇痛或不適,此時微微回針;押手左右微微晃動或震顫,分開刺道,等到針下無阻力、無痛感時繼續進針,使針體與臟腑膜原接觸。

而臟腑自身的氣血運動、呼吸時腹內壓的變化、腹部脈動的力輻射與針身撞擊刺激,會重新活化內臟使其自主調節「積」的淤滯,此時患者可能會有類似積氣發病時的不適感,等有股氣明顯穿過之後即消失;也有的是規律性疼痛,或是持續性疼痛。最好等至不痛後再出針,療效較佳。

若擔心長針募刺不易操作而致失當,可改採氣穴分刺法,以直刺深刺至皮下深筋膜處,並刺激腹部肌肉筋膜亦可。

腹部募穴有胃募中脘,大腸募天樞;小腹部募穴有膀胱募中極,三焦募石門,小腸募關元。

腸病時,可選天樞及其左右;小腹疾患時,可選關元、氣海及其附近針刺。

雷射針灸

看近年來持續發展的低能量雷射針灸,作用深度淺近體表,而作用機制是活化粒線體內電子傳遞鏈,增加 ATP 合成,對身體的營氣而言,可以說是一種「補」的作用(類似穀氣來援,亦可視為另類的補養灸法)。

根據 RJ-Laser Therapy Reference Book 書中內容來看,在低能量雷射照射總和為低劑量時(如 0.5-3J),能顯著促進潰瘍療瘉、促進傷口周邊血管再生改善血液循環、緩解發炎、改善神經癒合、減緩疼痛等效應,又能疏通作用位置的局部氣血,對照射處的局部有「瀉」的作用。

而在能量總和大到一定程度以上時(例如 4-6J),則對照射處的局部則開始有「補」養的效果。(註:此處之補瀉定義,與古典針灸所指的針刺補瀉操作意義不同,是從整體能量補充,以及症狀減去上來說的)

除了能量總和劑量的影響外,照射時間長度也會有所影響。依古典針灸的概念而言,低劑量照射時間越長(例如長達二、三十秒),越接近補法;時間較短(例如十秒以內),則可視為瀉法。

若想仔細調控雷射針灸,達到古典針灸所指的補瀉,或許得搭配 VAS 探測,並利用照射時間徐疾補瀉、劑量差異搭配子母補瀉法達成,或是善用灸法常用的原絡穴配穴法,對應處理。

重按與輕觸

針對局部病灶位處置時,重按可減少血流,減少紅血球吸收雷射能量,以增加病灶局部照射處的吸收劑量。

若是想要善用古典針灸刺脈調經的思路,則應盡量找尋脈動處輕觸照射,增加血管壁與紅血球吸收雷射能量,以提升經脈整體頻率共振治療效果。

RJ Laser 頻率訊息

至於 RJ Laser 系統輸出時能攜帶的頻率訊息,可視為補瀉法以外,再另給予身體的指令資訊,建議可善用 Nogier 頻率的對應治療範疇提升效果(如 Nogier A’ 減緩發炎、Nogier B’ 滋養細胞、C’ 促進血循、D’ 對應心理失調或倦怠、E’ 修復神經、F’ 紓緩憂鬱或情志精神、G’ 對應前額葉)。

或是 Reininger 經脈頻率精確打入想要作用的經脈。

抑或是 Bahr 指定作用深度或病位深度(可視病位對應採用 Bahr B3 表層/病在表或病於皮、B2 淺層/副交感/病於肉筋、B1 深層/交感/病於骨或病入裏),或可利用 Bahr 1、2、3 ⋯⋯等由淺至深,或由深至淺操作,來實現古典深淺補瀉。

給醫師的臨床推薦書目

現代醫療體系下的西醫師或牙醫師,如果想再深入瞭解古典針灸背後的治療思想與臨床操作,以及現代生物物理學、經脈醫學的概念,這裡列出幾本入門書籍供參考:

  1. 基礎針灸學概論與臨床指引,天下無疾《零起點學針灸》,
  2. 基本針刺手法與練習,王富春、馬鐵明主編《刺法灸法學》,
  3. 簡明的古典針灸小書,譚源生醫師,《緣術入道—開啟古典針灸之門
  4. 詳細的經穴圖譜,可說是現代版《黃帝內經明堂》,坂元大海、原島廣至,《經穴大全
  5. 現代醫學缺乏的生物物理學導論,張長琳教授《人體的彩虹:揭開中醫經絡與電磁場的奧祕
  6. 脈診為古典中醫(如《針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傷寒論》)的根基,郭育誠醫師,《上池之水—漢醫的祕密》、中華經脈全球醫學會課程

以上推薦。特別是天下無疾的《零起點學針灸》,每次讀都會有不同的發現與體會。

本文參考書目與資料

  • 王富春、馬鐵明主編,《刺法灸法學》
  • 張縉教授,《針灸大成校釋》、張縉名老中醫傳承針灸24式單式手法影片,【進退提插】 、【搖盤捻搓】、【掛彈飛摩】、【燒山火與透天涼(一)】與【燒山火與透天涼(二)】。
  • 黃龍祥教授,《黃龍祥看針灸》、《經脈理論還原與重構大綱》、《中國古典針灸學大綱》、【人體調控之門的探與測——基於現代解剖學和古典針灸學的視角】、【經絡學說的形成與演變】講座、【古典針灸學的缺憾、謎題、猜想】講座、【輸穴主治的形成】講座、【經脈學說與扁鵲脈法的血緣】文章
  • 王增濤教授,【古典穴位實體解剖結構探索】
  • 陳曉輝醫師,《針經知行錄》
  • 張長琳教授,《人體的彩虹:揭開中醫經絡與電磁場的奧祕》
  • Carla Stecco,《人體筋膜系統機能解剖學圖譜》
  • 郭育誠醫師,《上池之水—漢醫的祕密》
  • 潘曉川醫師,《針靈 Spirit of Acupuncture》、經典中醫自洽體系課程
  • 李國祥醫師,【人迎氣口脈法的研究】(《撥開迷霧學中醫 2》附錄)
  • 譚源生醫師,《緣術入道—開啟古典針灸之門》
  • 天下無疾,《零起點學中醫》
  • 王偉全醫師,《注射肌動學課程 InK》,啟發本文之簡易解結診法

作者: zerngjia

曾政嘉——中山醫學大學牙醫系畢業,執業牙醫師。

在〈古典針灸刺法概論〉中有 1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